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算天 > 第51章:关校长
    “不敢保证,只能尽力。”

    我接过了话,道:“咱们去找宿管大妈,她在师院混了这么久,肯定知道谁能做这主,说不定还知道在哪里能找到那可以做主的人。”

    “你们两个怎么下来了?那东西搞定了吗?”周佳眨巴着好奇的大眼睛问我们。

    “这寝室住不得人了。”卫虚没回周佳的话,而是看向了宿管大妈,问:“让学生们全都搬出去。这主谁做得了?”

    “关校长官最大,他说话肯定算数。”宿管大妈说。

    “在哪里能见到关校长?”我问。

    “校长办公室。”宿管大妈给了一个无比正确,但又让人十分无语的答案。

    大晚上的,校长肯定不会上班啊!就算要找关校长,那也得明天来。只是不知道暑假期间,那关校长会不会老老实实地到办公室坐班。

    回酒店美美的睡了一觉,想着校长什么的,就算要去办公室,也不可能一大早就去。我和卫虚去吃了个早饭,还在市里转了一圈,都快十一点了,才来到师院的校长办公室。

    办公室的大门是紧闭着的。看这架势,关校长应该不在。

    “也不知道我们是来早了,还是选错了日子。”我自嘲了一句。

    “校长可是学校最大的官了,官越大,公务就越繁忙。公务繁忙的人,翘班的借口自然多。”卫虚叹了口气,说:“女生宿舍那事,已经拖不起了,里面的学生,越早搬出去越好。就当是为了那一个个的花季少女,咱们在这里等等看吧!”

    除了干等,确实也没别的招了。

    为了不错过关校长,我和卫虚中午饭都没去吃,一直等到了下午三点过。

    有一个穿着西装,戴着金丝眼镜的家伙,夹着公文包走了过来。

    他就是关校长,看上去很有些气质。之所以能认出他,是因为办公楼下面的墙上,贴着校领导的照片。

    “校长就是校长,当真是难等。”卫虚有些不满的说。

    “你们二位是找我的?有预约吗?”关校长问。

    “人命关天的事。还要预约。”卫虚白了关校长一眼,道:“要预约,跟鬼约去。”

    “你是个道士?”关校长问卫虚。

    “穿着道袍,这不明摆着吗?”卫虚说。

    “道家之人,就是如此说话?”不愧是校长,说话就是有水平。

    “我们道家,那是没有官场文化的,说话都是直来直去,有什么就说什么。”卫虚白了关校长一眼,道:“小道我夜闯女生宿舍,发现有坏人在里面做了手脚,要不赶紧让里面的学生全都搬出来,三天之内,必出人命!”

    “坏人?你说的是夜闯女生宿舍的那两位?”关校长问。

    “不一定是两位。”

    卫虚这家伙,他是没转过弯来吗?跟我斗嘴的时候那么厉害,怎么在关校长面前,就变得如此傻逼了呢?

    “你们俩不是一起闯的?”关校长微微笑了笑,道:“对于夜闯女生宿舍这种违法行为,我们学校是得报警处理的。前两个月,保卫处就抓到一个变态。专偷女生的内衣。”

    “小道我好心好意地来帮你,你却拿我跟变态相提并论!”

    卫虚很生气,可就他这张笨嘴,显然是说不服关校长的。

    嘴皮子上的功夫。还是得让我这个臭算命的来卖弄。

    “豪清首尾皆如盖,富贵堪夸寿且高。少年发达登科早,雁行犹恐弗相亲。”

    我对着关校长念了这么一句,而后道:“少年发达,早早登科,年纪轻轻便当上了校长。或许是因为你的成功,亦或许是因为你弟弟的失败,导致你们兄弟二人。势如水火。甚至跟你关系很好的朋友都不知道,关校长你还有个失败的弟弟。”

    打蛇打七寸,给人看相,第一语那是很重要的,必须得直击其内心最薄弱之处。

    观关校长那面相,其必是从农村出来的,用时髦的话说,算得上是凤凰男。有的凤凰男会知恩图报。帮衬农村里的那些亲戚。至于眼前这关校长,他非但不帮衬,反而还很排斥,觉得那些亲戚,丢了他的脸。

    堂堂一个大学校长,怎么能有那么一帮子没文化的亲戚,怎么能有那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弟弟呢?

    “胡说!”关校长强忍着怒气,回了我这么两个字。

    “日角暗昧,父必有疾。”

    我叹了一口气,道:“原以为读书成了才,出息了,年迈的老父老母能跟着享享福。哪知最终却落了个,娶了媳妇,忘了父母的下场。这个出息了的,三五年难见一面。大字不识一箩筐的老母亲,连蒙带画写了数十封信。也难见回一封。老家那个没出息的,虽然没办法锦衣玉食,但粗茶淡饭,只要有自己一口,都会分大半口给爹妈。”

    一听我这番话,关校长的脸立马就黑了下来,不过他没敢发飙。毕竟我说的这些,都是看相看出来的,就算不是全对,那也是八九不离十。

    “世人都说读书好,却不知有些人,肚子里的墨水多了。会把良心染黑。”我笑呵呵地道。

    “你调查过我?”

    一下子说出了这么多藏在心底的秘密,关校长有此怀疑,那是十分正常的嘛!

    “调查?”我呵呵地笑了笑,道:“跟你那么熟悉的朋友都不知道你的底。我去哪儿调查?”

    “那你怎么会胡说这些?”

    当校长的人就是不一样,明明内心防线都已经崩溃了,还死不承认,还硬说我是胡说。

    “我这臭算命的,别的本事没有,但要论看人,那是一看一个准。不说能看出你的祖宗十八代,上下两三代人。基本还是能看明白的。”

    这话我没有吹牛,反而还有些保留。作为相师,话不能说得太满,得给自己留点儿底牌。要不然,说出来的话,最后圆不回去,那可就有些丢人了。

    “你俩到底要干什么?”关校长问我。

    “作为一所知名大学的校长,对病倒在床的老父不管不顾。对成天以泪洗面的老母不闻不问。倒是那个没本事的弟弟,东家打点零工,西家做些辛苦活,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硬撑着那不成样子的家。你说这些事情要传出去,被媒体报道出来,会不会轰动整个渝都?”

    连自己亲爹亲妈亲弟弟都可以不管不顾的人,能去管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学生?死个舅子我都不会信!

    见人下菜碟,这招我是会的。

    “你说的什么,我一个字都没听懂。”装蒜!关校长居然跟我装蒜!

    “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是仗着你的父母,还有你的弟弟,对你的那份爱,得寸进尺,胡作非为!”我顿了顿,道:“你不就是觉得,就算真有记者去采访他们,他们也会维护着你,说你经常回去看他们,还给钱。至于二老为什么不到城里来,那是习惯了老家的生活,不愿意来。对于房子为什么那么破,是因为他们念旧,不想住新的,所以不让你出钱修。”

    我话都还没说完,关校长的脸,便一抽一抽地在那里抽搐了起来。

    他很想说话,很想反驳我。可我说的都是事实,虽然他嘴上不承认,但心里是很明白的。因此,他试着张了好几次嘴,但没有哪一次,是说出了一个字的。

    “面子这东西真的那么重要吗?比老父亲,老母亲还重要?比亲兄弟还重要?”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就算是块石头,那也该给我说动了啊!可关校长那心,比石头还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