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算天 > 第46章:登门道歉
    欧阳楚楚这死没良心的,把我甩在了酒店大门口,便开着帕杰罗一溜烟地跑了,也不说把伤痕累累的我送上去。

    “好几个小时才回来,你俩搞得还挺久的啊!”卫虚又开始不正经了。说搞本就已经很轻浮了,他还故意加重了语气,就好像我真搞了似的。

    “搞你个头!”我没好气地给了卫虚一个白眼,说:“什么都没搞到。白白挨了一顿抽。”

    “她抽你?不应该你抽她吗?难道你们在角色反窜?”跟卫虚这从头污到脚的小牛鼻子,简直没办法好好聊天。

    “不跟你鬼扯了,洗洗睡,明天一大早,还得赶回龙岗场呢!”我道。

    “搞了这么几个小时,你就只搞了一身伤回来?一点儿斩龙山的信息都没搞到?”卫虚问我。

    “有本事自己去搞,你以为欧阳楚楚那女人那么好搞啊?她可是老师,专克我这种差生的老师。”我说。

    欧阳德要去找吕先念当面道歉,我必须得早点回去给他通个信,好让他有心理准备啊!

    次日一大早,我和卫虚便找了辆出租车,给了的哥两百块钱,让他把我们送回了龙岗场。

    “你这臭小子是发达了吗?从渝都回来都敢打车了?”

    刚打开车门,都还没来得及下车。往外张望了一眼的吕先念,便说了我一句。

    “我这不是好些天没见师父了,想你老人家了。所以才大清早的就赶回来看你吗?”我笑呵呵地道。

    “两手空空,连礼物都不带,好意思说想我。”吕先念给了我个白眼,问:“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

    闯祸?难道在吕先念的心里,我就是个闯祸的人?不闯祸就不会回来找他?我有那么没良心吗?

    “有人要亲自登门,当面给你道歉。”我说。

    “谁?”吕先念问。

    “欧阳德。”我道。

    “老子才不见那欧阳老狗!”吕先念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于是瞪着我问:“你怎么知道那老狗要来?是不是没听老子的话,跟他那漂亮孙女搞在一起了?”

    “什么叫我跟她搞一起了,是欧阳楚楚专门跑到酒店大门口守株待兔跟我说的。”我道。

    “为师都不知道你住的哪家酒店,她却知道,还敢说没跟她搞在一起?”吕先念这老东西,跟他沟通起来,怎么就变得如此困难了呢?

    “你又没问过。”我说。

    “现在问你,住的哪儿?为师我要什么时候去渝都,好找你个臭小子。”吕先念问我。

    “洲际酒店。”我说。

    “你个败家子,居然住五星级酒店。为师我去过渝都那么多次,就只住过两回,还是蹭的郑成生。”吕先念的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是羡慕嫉妒恨。

    “他也是蹭我的。”卫虚接过了话,道:“你们师徒俩,本事都不小,但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不会赚钱。要没有我罩着,你觉得你这徒弟,二三十块给人算一卦,能住五星级酒店?能找个小旅馆住下,就算是烧高香了。”

    “你们这些牛鼻子,每日上香,天天都烟熏火燎的,心早就熏黑了。不管人家是有钱,还是没钱,都是黑起屁眼宰,一点儿不留情。”

    吕先念这话说得,虽然有些糙,但总结得还是很到位的。

    “一会儿欧阳老狗来了。你负责替我把他赶走,老子不想见他。”吕先念给我布置了个任务,便回屋里去了。

    吕先念的年龄,跟欧阳德差不多。是一个辈分的。不管是叫他欧阳老狗,还是要赶他走,都说得过去。但我不一样啊!我就一小孩,比欧阳德孙女年龄都小,怎么能开口赶他呢?

    我正在祈祷,欧阳德最好不要来。那辆熟悉的帕杰罗,便出现在了视线里。

    “快把你师父叫出来!”

    欧阳楚楚这娘们,还挺拽的。

    “他老人家不想见你们。”我道。

    “我爷爷大老远的前来,他说不想见就不想见,还讲不讲理啊?”

    欧阳楚楚居然跟我说讲理?她这是在讲理吗?

    “师父就那脾气,他说不见,就是不见。”我一脸坚决地道。

    “你们年轻人去谈你们的。我单独跟吕先念谈谈。”欧阳德笑呵呵地下了车。

    “还愣着干什么?”欧阳楚楚指了指我和卫虚,说:“你,还有你,赶紧上车。”

    吕先念给我布置的任务是拦住欧阳德。我要上了车,岂不就有违师命了吗?

    正准备拒绝,卫虚那不要脸的,居然拉开了车门。一屁股坐了上去。

    “冤家宜解不宜结,他们那几个死老头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卫虚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自然只能上车啊!

    欧阳楚楚把车开到了场口,然后停了下来。

    “下午得去接爷爷,不能跑远了。”那娘们嘀咕了一句,然后问:“附近有没有什么好玩的?”

    “我哪里知道?”我说。

    “你不是在龙岗场混的吗?”欧阳楚楚问。

    “就混了半个月,地皮都没踩熟,便被师父赶出了门。”我道。

    “你有没有什么好建议?”

    见我这里没有好的答案,欧阳楚楚便扭头问起了卫虚。

    “要不咱们去斩龙山?”

    卫虚这家伙,就不能说个稍微有意思一点儿的地方吗?斩龙山就荒山一匹,有什么好玩的?

    “去干吗啊?大白天的去寻鬼吗?”我很无语。

    “上次去得匆忙,走得也匆忙。斩龙山那风水,并没能看得太仔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想再去看看。”卫虚说。

    “好啊!”

    欧阳楚楚这娘们,我还以为她会跟我一样。觉得没什么意思呢!哪知卫虚一说完,她立马就很兴奋地回了这么一声。

    “你可是老师,也信风水?”我问欧阳楚楚。

    “不可以吗?”那娘们笑吟吟地看着我,问:“是不是昨晚的感叹号学了。你还没学够,还想让老师我,教教你风水?”

    让她教我风水,那是皮痒痒了。我又不傻,才不干呢!

    “就算要学,我也跟着卫虚这大师学。至于你,还是教你的高中生去吧!我这种考不上高中的,你没资格教!”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考不上高中,是一件很牛逼的事。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欧阳楚楚说了我一句,还好她手里没教棍,不然准得打我。

    在课堂上的欧阳楚楚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但课堂之外的她,还是很有些趣味的。跟她鬼扯着,不一会儿的功夫。咱们便走到了斩龙山的山脚。

    “不对!”卫虚停住了脚步,冷不丁地来了一声。

    “什么不对?”

    看山川河流,得用风水之术。我不懂,自然只能问。

    “起起伏伏,重重叠叠。踊跃而来,如万马奔驰之状,万夫不当之勇!脱煞变换,化石成土;尖圆方正。入首气壮!”卫虚顿了顿,道:“这斩龙山,竟不是天成,而是人造。”

    人造?一听这两个字,我顿时就吃惊了。

    这么大一座山,是人造?关键这地方,荒郊野岭的,谁会闲着没事。跑来造一座大山啊?

    “斩龙山上的植被那么丰茂,有些大树,两三个人都未必抱得住,少说也是百年之木。就算是人造,也是古人造的。”我分析道。

    “山,还是斩龙山,并非一朝一夕就可以造出。”卫虚说。

    “那要多久?”我有些好奇。

    “一两百年成雏形,三五百年起山势,六七百年风水出。”卫虚一脸认真地打量着斩龙山,道:“风水方出,七百年不好说,但六百年,那绝对是有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