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算天 > 第23章:斩龙山
    卫虚这家伙,打中了欧阳楚楚的七寸。她虽然很生气,但却说不出话来。

    欧阳楚楚家的祖坟在龙岗场的斩龙山上,斩龙山那地方,吕先念跟我讲过。

    山下有一条暗河,被斩龙山硬生生地拦腰斩断,分成了上下两截。至于更多的信息,吕先念就没说了,我也不知道。

    走了半个小时的路,我们来到了斩龙山脚。

    别看斩龙山的名字很霸气,但实际上,就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野三坡。

    别的山坡上,多少还种着一些果树什么的。这斩龙山,纯粹就一匹荒山,野草丛生,连条路都没有。

    “你们家不是挺有钱的吗?怎么把祖坟埋在这荒山之上啊?”我有些好奇地问欧阳楚楚。

    “我看她家那祖坟,原本不是埋在这里的,是硬迁到斩龙山来的。”都还没见着祖坟,卫虚就敢说这样的大话?

    “你怎么知道?”欧阳楚楚的兴趣,给卫虚吊起来了。

    “凶龙多端,难以尽画。蠢粗硬直,散漫不收,全无起伏缠护向抱者,皆是也!”卫虚念了这么一句,而后道:“你家把祖坟迁到这斩断凶龙的斩龙山上,虎口夺食,胆子当真是不小!”

    “虎口夺食?什么意思?”我问卫虚。

    “不管是吉龙,还是凶龙,只要是龙脉,皆有龙气。祖坟受龙气滋养,必然福荫子孙。只不过,偷凶龙之气,那是火中取栗,其凶险远甚于虎口夺食。”卫虚看向了欧阳楚楚,说:“得了凶龙的好,自然得付出点儿什么,比如命!”

    “命?”一听卫虚这话,欧阳楚楚的脸,立马就给吓白了。

    “看这架势,一条命恐怕还不够。”卫虚说。

    “危言耸听!”欧阳楚楚不愧是当班主任的,很快便恢复了淡定。

    “你要不信,那就算了。”卫虚白了欧阳楚楚一眼,道:“先去你家祖坟看看,现在只能祈祷,迁坟的时候,你家没那么贪得无厌,能给自己留条后路。”

    斩龙山并不高,但因为荒,路不好走。一路披荆斩棘,折腾了半天,我们终于才翻过了山头,到了欧阳楚楚家的祖坟那儿。

    就一个坟头,很小,坟头草比坟头都高,连个墓碑也没有。

    “你们家这祖坟埋得,是不是有点儿太草率了啊?”我问欧阳楚楚。

    “偷龙气,就等于是做贼。既然是做贼,自然得偷偷的埋。”卫虚说。

    “能不能别说得那么难听。”欧阳楚楚有些生气。

    “做都做得,我还说不得了吗?”卫虚一点儿也不给欧阳楚楚面子。

    对我那么凶的欧阳楚楚,面对卫虚一次又一次的冒犯,却连个响屁都放不出来。这甚至都让我觉得,女人是不是都很贱,非得不把她当回事,才能赢得她的尊重。

    “十个骑龙九个空,一个不空又怕风。借着山势骑凶龙,妙不可言!”卫虚竖起了大拇指,道:“只可惜,凶龙不是傻龙,聪明反被聪明误,一人升天全家哭。”

    “就不能说人话吗?”欧阳楚楚剜了卫虚一眼。

    “看到那土埂没有,定是埋这坟的时候修的防风墙。日晒雨淋的,土埂塌了,防风墙漏了,风自然就能吹进来了,这便是我刚才说的一个不空又怕风。”卫虚指了指那缺口,道:“这口子,一看就是凶龙摆尾弄出来的。也就是说,那凶龙已然知晓,你们家在偷它的龙气。”

    卫虚这话说得有点儿玄乎,反正我在听了之后,感觉他是在瞎扯淡。

    “还凶龙摆尾,这世上有龙吗?”欧阳楚楚显然不信卫虚说的这个。

    “不信我,那我跟你可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卫虚看向了我,道:“咱们走吧!去找你那操蛋的师父玩玩。至于这位,就让她自生自灭吧!”

    卫虚迈着步子下山去了。

    我不懂阴宅之事,再则欧阳楚楚显然也不太信卫虚说的。我能怎么办?自然只能跟着往山下走啊!

    “你俩什么意思?”欧阳楚楚喊了一声。

    “没意思。”我说。

    欧阳楚楚给我气得在那里跺起了脚,我偷偷瞄了一眼,发现她生气的样子,好像挺好看的。

    女人就是贱,越是在乎她,她越不在乎你。

    我准备试验一下卫虚对待女人的态度,那就是爱搭不理。

    “等等我!把我一个女生丢在山上,你们好意思啊?”

    这荒山野岭的,也没个人来。虽是白天,但也有些吓人。欧阳楚楚哪里敢久待?赶紧便小跑着追了上来。

    身材好的女人,跑起来也是一道风景线。看看欧阳楚楚胸前,那一起一伏的,就跟蹦蹦跳跳的大白兔一般,不仅惹人,还很可爱。

    “看什么?”

    我就偷偷地看了那么两眼,居然给欧阳楚楚发现了?

    “山路不好走,怕你摔跤。”我一本正经地道。

    欧阳楚楚肯定知道我在看什么,可她又能怎样呢?只能憋着,只能打落了牙往肚里咽。

    回到龙岗场之后,因为生气,欧阳楚楚招呼都没跟我们打一声,直接就开着帕杰罗走了。

    “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我问卫虚。

    “这种事,那是不能有半字虚言的。”卫虚道。

    “你说一条命不够,那得要多少条啊?”我问。

    “欧阳家有多少个叫欧阳的,就要多少条。一条不多要,一条不少要。偷凶龙的龙气,本就是玩命的买卖。既然做了,就得认!”卫虚道。

    “一点儿挽回的办法都没有吗?”

    虽然欧阳楚楚有些凶,但我真不希望她家出任何事。

    “就算是我师父,都不敢去犯龙威。”卫虚顿了顿,说:“古时候的那些皇帝,被称为真龙天子,就算是明君,惹了他们,那都容易被杀头。更何况,欧阳家惹的不是一条善龙,而是一条凶龙。”

    “凶龙不是被斩龙山斩了吗?”我问。

    “与其说是斩,不如说是压。这条凶龙,只是被压住了而已。被大山压着的凶龙,戾气更盛,更是招惹不得。”

    跟卫虚聊着,不知不觉的,我们已经走到了场尾。

    门是开着的,吕先念正在那里吃卤猪尾巴,喝小酒。

    “师父你这日子,当真是神仙过的啊!”我调侃了一声。

    “你个狗日的,出去鬼混了半个月,空起手就回来了?也不给老子带点礼物!”吕先念这老不要脸的,居然找我要礼物,他还真是好意思。

    “本来他是给你带了礼物的,可惜那礼物长了腿,跑了。”

    卫虚这家伙,在鬼扯什么啊?

    “什么礼物,还能长腿?”吕先念很有些好奇。

    “一个漂亮的徒儿媳妇。”我就知道卫虚这张嘴,吐不出什么象牙。

    “你个狗日的,老子叫你出去闯,是要你长本事,不是喊你去泡女人的!泡女人也就罢了,都带回龙岗场了,也不来跟为师我问声好,直接就跑了,还有没有点儿礼数?”

    吕先念这死老头,他是老糊涂了吗?怎么卫虚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啊?

    “卫虚鬼扯的你也信!”我很无语。

    “斩龙山是怎么回事?”

    卫虚不扯犊子了,而是一本正经地问起了吕先念。

    “你们俩去斩龙山了?”吕先念问。

    “我也不想去的,可你徒儿媳妇一家子要倒血霉了,就因为他们家把祖坟迁上了斩龙山,偷了那凶龙的龙气。”卫虚说。

    “你跟欧阳老狗的孙女搞在一起了?”吕先念瞪着我问。

    他那眼神有些凶,让我有点儿害怕。

    “你真认识欧阳德?”我怯声怯语地问。

    “化成灰老子都认识,那老狗还没死?”吕先念一口一个老狗,似乎他很恨欧阳德啊!

    “欧阳德和师父你,难道有什么恩怨?”我有些好奇。

    “你二师哥就是被他害死的!”吕先念说。

    “那件事我听师父说过,那是命,不能怪在任何人的头上。”卫虚插了一句嘴。

    “老子就要怪在他欧阳老狗的头上,这辈子我没恨过人,就恨他。”

    吕先念用很严肃的眼神看着我,一字一顿地道:“欧阳老狗的孙女就算长得再漂亮,你也给老子离她远一点。他们欧阳家,跟老子八字不合,犯煞。你要胆敢跟欧阳家的人搞在一起,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之前还想着从师父这里寻求点帮助,哪知道他跟欧阳德还有这等恩怨。我能说什么,为了不惹他老人家生气,自然只能点头说知道了啊!

    “赶紧滚,别在这儿烦我!”

    回到师父家,连顿饭都没吃,他在凶了我一顿之后,直接就要赶我走。这样的师父,就算打着灯笼找遍全世界,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

    “哈哈哈……”

    刚一走出来,卫虚就落井下石地在那里大笑了起来,他笑得还很开心。

    “有这么好笑吗?”我问。

    “当然好笑了!郑成生嫌我烦,都是自己滚蛋,不带我出去。吕先念更有意思,直接让你这个徒弟滚。”

    听卫虚这么说,我当真还挺羡慕他的。哎!我是真没想到,世上有一种师父,叫别人家的师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