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玄幻魔法 > 绝代名师 > 第166章 撩妹技能(2合1大章)
    砰!

    姜永年推开房门,风风火火地冲进了办公室中,还没坐下,就叫了起来:“你们听说了吗?孙默又搞出大事了!”

    “姜师,大家正在议论这件事呢!”

    高诚笑了笑,适时的捧哏,总之不能让姜师冷场。

    “哦?大家是什么看法?”

    姜永年好奇,随即看着高诚点了点头,这个小子不错,很有眼色,自己有机会,就照顾他一下。

    “孙默这次绝对玩大了。”

    高诚接茬。

    “哎,年轻人行事,根本不知道轻重。”

    周山逸叹气,他对孙默的感官还是很不错的,作为一名老师,他其实很欣赏孙默开除周永一行,惩罚这些校霸的行为,但是欣赏不代表能做。

    孙默这么干,很有可能把职业生涯都给赔上。

    “孙师这次麻烦大了。”

    夏园眉头紧锁。

    杨才那种人,虽然是后勤部长,有实权,但后台是张翰夫,只要安心慧和王素达成共识,收拾他一个部长,张翰夫都只能吃瘪,毕竟证据确凿。

    但是周永不同呀。

    周永的父亲是巨商,财富足以排进金陵前十,认识不少大人物,他的老师还是二星名师许邵元,这能量简直大上天了。

    “孙默显然是最近顺风顺水,心态膨胀了。”

    易佳民调侃。

    不过说实话,换做是自己在招生大会上击败秦奋,成为正式老师,第一节公共课力压顾秀珣三人,听课人数爆表,再到干翻了后勤部长,在约战中击败高贲,易佳民觉得自己也会飘的。

    因为这些成绩的确很棒,只要想一想,自己都有些嫉妒呢。

    不过孙默这次是踢到铁板了,估计最迟不超过一周,他就要从这所学校滚蛋了。

    “孙默这一次,应该是躲不过去了咯!”

    潘毅吸溜吸溜的喝着茶水。

    “我觉得可能还有转圜的余地。”

    杜晓分析。

    “转圜什么?你们忘了之前那两个要开除周永的老师是什么下场了?”易佳民冷笑:“你们难道忘了,周永的父亲,每年可都要捐赠给学校几十万两银子呢,要是开除了周永,这笔钱就泡汤了。”

    “是呀,以咱们学校现在的状况,要是没了这笔钱,怕是连老师的薪水都发不出来了。”

    潘毅很担心,他年纪大了,水平也不行,就想着在中州学府混吃等死呢,要是学校倒了,自己怎么办?

    顶着六十多岁的年纪,去别的学校和人家那些年轻老师竞争上岗?想想都觉得丢人和没底气呐。

    “难道为了钱,就不要正义了?”

    杜晓年轻,热血未凉:“我反正是支持孙老师的!”

    叮!

    来自杜晓的好感度+30,友善(70/100)。

    众人听到这话,失去了讨论的兴趣,都陷入了沉默中。

    高诚转着笔,心中满是对孙默的佩服。

    说实话,当初知道周永干的那些龌龊事的时候,他也想过开除他,可是在得知对方的背景后,他就向现实妥协了。

    没办法,惹不起呀!

    高诚全家,还指望着他出人头地,赚钱养家呢,要是高诚做不成老师,那这二十年的辛苦努力和学费不是白费了吗?

    “孙默,我帮不了你,但是我希望你成功!”

    高诚呢喃。

    叮!

    来自高诚的好感度+30,友善(57/100)。

    潘毅靠着椅子,想起了年轻时,自己也是个意气风发的老师,诛不平,骂不公,讨厌那些尸位素餐没有作为的老师,可是为什么现在?却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呢?

    “这个该死的社会呀!”

    潘毅感慨,站起身,踉跄着走出了办公室,他此时的内心,纠结欲死,既想孙默成功,开除那个周永,又担心没了那笔赞助金,自己的薪水发不出来怎么办?

    易佳民也在走神,别看他刚才嘴上讥讽孙默,但是内心中,却是有了一丝佩服和嫉妒。

    “我也好想开除周永这种校霸,保护其他弱小的学生,执行身为老师的责任呀!”

    易佳民是不爽孙默,但是基本的是非观,还是有的。

    只要眼睛不瞎,都知道周永是个坏学生,但是现实就是如此,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小孩子才看对错,而成年人,是看利益的。

    叮!

    来自易佳民的好感度+15,声望开启,中立(15/100).

    ……

    “孙老师这次要完蛋了。”

    “是呀,周永那么心狠手辣,绝对不会放过孙老师的!”

    “不过孙老师好有勇气!”

    一些学生宿舍中,一片愁云惨淡。

    谁都巴不得周永赶紧被开除,可是人家老爹和老师太厉害,别说学生,就是老师都惹不起他们的,什么?你说人人平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骗鬼呢,阶级这种东西,自从人类诞生,就一直存在了,就算是原始社会中,话语权,也是掌握在狩猎最多的那个男人手中的。

    “要不咱们写信请愿吧,请求学校,开除周永?”

    有个学生开口了,这话一出,宿舍中的气氛,顿时就凝固了。

    有人嘴巴动了动,但是没说出话来,不过意思很明显,你这是作死呀,让周永知道了,你绝对被报复到想自杀。

    “学校也是咱们的学校,咱们应该出一份力的!”

    “我觉得老张说的不错,孙默都不怕,连职业生涯都不要了,也要主张开除周永,咱们怕什么?大不了退学,去别的学校。”

    “我日他娘,干了!”

    学生们都是意气奋发的少年,心中满是热血,以前没人带头,现在看到孙默站了出来,他们仿佛也看到了希望。

    尤其是那些被周永欺负过的学生,其中一些,开始偷偷地联系,写联名信,要是这一次,还没办法把周永赶出校园,那这学校,不上也罢!

    严立最近这一个多月,过的超不爽。

    原本以为那个乡下来的穷酸小子戚胜甲练功练坏了身体,要退学滚蛋,去打工打一辈子,做一辈子的下等人了,可谁知道,他居然在湖边遇上了一个贵人。

    这个贵人,就是孙默。

    孙默不仅用神之手,帮他治好了身体,提升了两个阶位,还指导他,让他越阶击败了彭万里,一步踏入斗战堂。

    那可是整个中州学府最火爆的社团,在金陵城都大有名气,不知道多少学生想进都进不去,严立更是做梦都不敢想,可是现在,自己看不顺眼的戚胜甲居然成了正式会员。

    在看到戚胜甲那枚代表着斗战堂会员的徽章时,严立嫉妒的都要原地爆炸了。

    这段时间,严立一直期待着戚胜甲倒霉,是昙花一现,可是并没有,因为这家伙的那个贵人孙默,越来越出名了。

    以前,戚胜甲就是个小透明,没人在乎的,可是现在,因为他和孙默认识,好多学生都想通过他,让他引荐孙默,恳求指导。

    这一下子,戚胜甲瞬间炙手可热了起来,不时的有学生送水果,请吃饭。

    当然,戚胜甲全都拒绝了,结果让大家觉得这个小子老实、不贪心,于是反而多出了不少朋友。

    严立有时候都在想,戚胜甲这种资质垃圾,一辈子都该是下等人的命,凭什么能让孙默看重?

    为什么那天在莫悲湖畔遇到孙默的不是自己?那自己岂不是也会一飞冲天了?

    因为心情抑郁生气,严立最近两周都开始便秘了,不过今天,他又开心了起来,因为孙默和周永对上了,所以他被开除,是迟早的事情。

    “没了孙默这个贵人,戚胜甲还怎么鸡犬升天,乖乖的给我滚回去坐下等人吧!”

    严立哼着小曲,推开了宿舍的房门,然后就看到戚胜甲、周旭还有王浩,愁眉苦脸的坐着发呆。

    宿舍的气氛,非常低落,但是严立却很开心,哼小曲的声音都大了不少。

    “喂,你们听说了吗?孙默招惹了周永那个校霸!”

    严立这是明知故问,故意刺激戚胜甲。

    三个人没有说话。

    “周永的老爹和老师那么厉害,孙默这次被开除都是轻的,怕是连老师都没得做咯。”

    严立讥讽。

    戚胜甲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朝着严立怒吼:“你给我闭嘴!”

    “嘁,你管得着吗?”

    严立咧嘴一笑:“想想之前那几个老师的下场,周永是不会放过孙默的!”

    戚胜甲不再废话了,直接扑向了严立,抡起大拳头就捶向了严立。

    严立眼神一凝,闪过了一抹兴奋,老子早想揍你了,而且今天还是你先动手的,打你个半死,老师也没办指责我,毕竟我是自卫。

    想到这里,严立沉腰下马,卯足全力,轰出了重拳。

    砰!

    两只拳头撞在了一起,严立只觉得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禁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指骨更是疼的要死,仿佛要断裂了一般。

    “这个乡下土包子有这么厉害?”

    严立惊诧,正要运转灵气,全力以赴,戚胜甲已经杀到身前,重拳再出。

    “好快!”

    当这个念头闪过严立的脑海时,他的脸上已经挨了一拳,整个人脑袋都被打蒙了,随着惯性,一头撞在了床架上。

    “胜甲,快住手!”

    周旭和王浩赶紧冲了过来,抱住了他。

    “放开我,我要揍死这个家伙!”

    戚胜甲暴怒,孙默给了他未来,是他崇拜的偶像,没人可以侮辱。

    清醒过来的严立,感觉嘴巴上热乎乎的,摸了一把脸,就看到满手都是鲜血,鼻子也有钻心的疼痛,顿时惊怒交加。

    这个戚胜甲,怎么过了一个多月,就厉害成这个样子了?要知道三个月前,自己还吊打他的呀。

    难道说那个孙默的指导,已经厉害到这种地步了?

    “戚胜甲,你他妈殴打同学,违反校规,我要禀告主任,开除你!”

    动手是打不过了,严立只能耍阴招。

    “严立,你别太过分,你刚才喊孙老师名讳,同样是违反校规,戚胜甲打你,有错吗?”

    周旭比较人精,一句话就顶的严立噎在了当场。

    “哼,戚胜甲,你得意不了几天了,孙默完蛋,你没了他的指导,屁都不是!”

    严立嘲笑着,摔门而出。

    “别生气了,孙老师不会有事的。”

    周旭嘴上安慰,不过内心中,觉得孙默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王浩震惊地看着戚胜甲,他知道这小子进步很大,但是没想到大到这种地步,居然一拳打败严立?

    戚胜甲这段时间,跟着孙默泡了药浴,又接受过古法按摩,身体早就处在巅峰状态了,再加上天天待在斗战堂,看那些天才战斗,他偶尔还会参加对战,虽然落败的次数比较多,但是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所以说,要是刻苦努力的戚胜甲现在还一拳压制不了平庸的严立,那他这段时间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潜力值低,但不代表是废物呀!

    “我出去一下!”

    戚胜甲推开了两个好友,从床底下抽出一个布包,揣在怀里走了出去。

    “胜甲要干什么?”

    周旭惊呆了,目光落在戚胜甲的布包上:“他不会是要刺杀周永吧?”

    “应该不会吧?”

    王浩觉得不太可能,孙默又不是戚胜甲的父亲,值得他连命都不要了,也要弄死周永?

    戚胜甲呼吸着盛夏燥热的空气,连身体都烦躁了起来。

    “杀了周永,孙老师应该就没事了!”

    戚胜甲攥着刀柄,神色坚定,在校园中游荡,寻找周永的身影,绝对不能让这种人渣毁了孙老师。

    ……

    “孙师,要不要一起走走?”

    顾秀珣等在教室门口,看到孙默出来,打了一个招呼。

    “好呀!”

    孙默无所谓,而且顾秀珣特地等在这里,显然找自己有事。

    “今天的修炼医学课,是第一次没有坐满吧?”

    顾秀珣刚才看到了,少了三十多个人,虽然听课人数依旧爆表,但是这是一个极其不好的信号。

    “呵呵!”

    孙默没有解释,他听说过了,周永放出了话,谁要上自己的课,就是他的敌人。

    “你打算怎么办?”

    顾秀珣偷瞄孙默,发现他真沉得住气,表情依旧淡定的无以复加,根本没有惹上大麻烦的惶恐不安。

    “开除周永!”

    孙默直言不讳。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请尽管开口!”

    顾秀珣没有丝毫的犹豫,而且语气真诚。

    孙默意外,诧异地看向了顾秀珣:“你不怕?”

    “得罪这种豪门大少爷,谁不怕?可是怕,难道就不做了?”顾秀珣眺望向了远处的莫悲湖:“我是老师,我就该为学生们撑起一片天,如果我都怕了,谁来保护那些学生?”

    顾秀珣人长得漂亮,性格又和善,所以人缘是极好的,不止男老师们搭话,女老师们也没多少嫉妒,至少在大众场合,大家都表现得很和睦。

    这一期四位新老师,孙默虽然风头最盛,但是论到人缘,是绝对不如顾秀珣的。

    在之前,孙默以为顾秀珣擅长左右逢源,表演做戏,可是现在,他改变了对这位老师的看法。

    “顾师,你是我来到中州学府后,第一位真心佩服的老师!”

    孙默轻笑了:“不嫌弃的话,做个朋友吧?”

    “你想追我?”

    顾秀珣翻了一个白眼:“抱歉,我不喜欢你这种太俊秀的男人。”

    “哦?”

    孙默意外,难道说顾秀珣喜欢肌肉大汉?的确,肌肉多了,肯定力量就大,玩起SM来,肯定能带给顾秀珣更极致的享受。

    顾秀珣突然抬起胳膊,一肘子撞在了孙默的肋部。

    啪!

    啊!

    孙默低叫了一声,护住了腰:“你干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想揍你一下!”

    顾秀珣撇嘴,心说孙默的眼神有点怪,好像知道自己的秘密似的,可是不应该呀,那可是连感情最好的姐妹都不知道的秘密。

    “呵呵!”

    孙默蓦然抬手,啪的一下,弹在了顾秀珣的额头上。

    “啊?”

    顾秀珣下意识的捂住额头,愣住了,孙默竟然对一位女士,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

    “你这是性骚扰吧?”

    “对呀,我就是在骚扰你!”

    孙默回头,嘴角溢出了一抹微笑。

    “呃!”

    顾秀珣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是一个机智的女孩,本来想趁着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不错,利用这个小插曲,‘要挟’孙默一次,让他有时间了,帮自己用神之手推拿一下。

    顾秀珣已经开始思考,如果孙默诡辩,自己该怎么用语言压迫他,没想到他直接承认是在骚扰自己。

    真是讨厌了,你怎么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呀?

    “那要不要来个更狠的?”

    孙默说着话,看着顾秀珣眼睛的视线,便向下滑过了她洁白的脖颈,然后落在了胸部上。

    啧,果真是有点小!

    啪!

    顾秀珣立刻双手抱胸,狠狠地瞪了孙默一眼、

    哎呀,你还来得寸进尺了?还有你这个撇嘴是什么意思?嫌弃我胸小吗?告诉我,我只是看上去小,其实我是个隐藏大胸!

    孙默只是想开个玩笑,本来要收回视线,可是想到顾秀珣那条抖M的备注,他恶作剧心思大起,伸手摸向了她的脸颊。

    “呃!”

    顾秀珣顿时僵住了,我是不躲呢?还是不躲呢?不对,我应该躲的,可是为什么,我的双脚却无法向后退步呢?

    孙默的手指,擦着顾秀珣的耳畔,划了过去,或许碰到了顾秀珣的发丝,也可能没碰到,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蚊子,帮你赶走了!”

    孙默说完,转身继续往前走。

    顾秀珣依旧站在原地,身体微微地颤抖着,足足十多秒后,她才喘了一口气,想做贼的小偷似的,赶紧瞄了瞄四周。

    “很好,刚才那一幕,没有被人看到!”

    心情松懈下来后,顾秀珣又有点小失落,该死,为什么没有被人看到呢?还有孙默,你居然调戏我?你给我等着瞧,我一定会报复回来的。

    不过刚才那种感觉,还不坏,尤其是孙默回头微笑那一幕,阳光透过斑驳的树荫洒在他的脸上,让他更添了几分洒脱和写意,就像名家大师笔下的一副水墨画。

    “孙默的笑容,还真是阳光!”

    顾秀珣有点小佩服,反正换作自己,在遭遇孙默现在这种危机时,是做不到像他这么轻松的。

    叮!

    来自顾秀珣的好感度+20,友善(25/100)。

    听着突然响起的系统提示声,孙默忍不住回头打量顾秀珣,你还真是个抖M呀!

    顾秀珣被孙默看的不好意思,本能的偏头,可是随即又觉得这样太示弱了,于是又扭了过来,狠狠地瞪了孙默一眼。

    “看什么看?”

    顾秀珣呵斥,板起了一张脸,然后快步而走,超过了孙默,不过在走出十多米后,又放慢了速度。

    欣赏着顾秀珣的背影,孙默突然觉得,是不是该谈个恋爱了?毕竟在来金陵前,自己就是条单身狗,连火锅都不敢去吃。

    没办法,一个人吃火锅,孤单程度可是仅次于一个人过生日!

    不过对于追女孩,孙默完全没经验,至于安心慧?他早忘了那是自己的未婚妻了。

    几个实习老师结伴去图书馆,突然发现了顾秀珣。

    “快看,是顾老师!”

    吕坤努了努嘴,示意大家往湖边看。

    顾秀珣的容貌和气质都是绝佳,要不然也不会成为万道学院的校花,这些男实习老师偶尔也会做梦,自己近水楼台是不是就先得月,追到她做女友了呢?

    每天晚上,实习老师们的话题,除了抱怨工作,就是谈论女人了,顾秀珣、安心慧、以及金木洁,基本上是被提到次数最多的三个女人。

    这其中,又属顾秀珣最接近大家一些,毕竟金木洁和安心慧都是三星名师,真是连一点机会都不存在。

    “梅溢,你不是喜欢她吗?要不要去告白?”

    有人调侃。

    “你以为我不敢呀?”

    梅溢比了一个中指。

    “那你去呀!”

    吕坤推搡了梅溢一把,因为那天早晨,在食堂前的小广场上败给了孙默,所以两个人反而成为了好友。

    “去就去!”

    梅溢也知道自己没什么机会,但是不试一下,谁知道呢?万一顾秀珣就喜欢自己这种男人呢?

    一群实习老师起哄,准备跟上去,可是走了没几步,就停住了。

    “顾师笑起来,真好看!”

    梅溢看着顾秀珣的侧脸,胸中爱意弥漫,他做着深呼吸,在心里默念着着早就准备了半个月的台词,只是两步后,停住了。

    因为孙默,从一簇花圃后,站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