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机械少女升级记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都好像是真的
    玲玲没有学会画符,梁淼淼寻思着是不是自己给她的临摹本有什么纰漏。但是玲玲说,在把秘籍给她之前,她其实就已经自己临摹好了。

    玲玲说道:“我从得到秘籍以后,便每日苦练。我自认为画得和秘籍上的一模一样,可不知为何,每次画在黄符上,黄符不是没有效果,就是符纸忽然破碎。为此,我还浪费了不少零用钱。”

    符纸最便宜的都是一百元一张,对于玲玲这样的学生来说,可真是消耗不起。

    梁淼淼说:“是不是符有什么问题?或者你不够诚心?再试试,师姐帮你把把关。”

    焚烨煜帮玲玲把画符的工具全部准备齐全,玲玲从拿起毛笔起,整个人就进入了一种虔诚真挚的状态,她画出的每一个线条,其色,其形,其浓淡枯湿,其断连辗转,粗细藏露皆变数无穷。

    梁淼淼自愧不如,看得是惊叹连连。就在玲玲最后一笔结束后,这张纸符突然颤动了起来,然后噗呲一声化为了无数的小纸片飘荡在空中。

    玲玲的神情别提有多沮丧了,把笔放回砚台说道:“又是这样!”

    梁淼淼瞬间明白了为什么玲玲会画符失败了。画符除了要有诚心以外,还要把大自然的力量如融到符咒中。每道符所需要的元素比例都不一样。玲玲的符文、元素、比例都没有错,但是却没有控制好量。

    她说道:“你画的符很棒,但是却没有控制好量。如果量少了,威力肯定不行。量多了,超过了符纸的负荷,那么符纸便承受不住。你刚刚一定是注入了太多的能量,所以才使得符纸爆裂。”

    有了梁淼淼的提点,玲玲顿时恍然大悟,赶紧又拿起笔来继续尝试。

    再次毁了十多张符咒之后,玲玲终于画出了一张完整的符咒。

    “师姐!我终于成了!”玲玲亢奋的神情无可抑制地洋溢在秀美的脸上,两颊光艳得犹如阳春绽放的灿烂的樱花。

    梁淼淼也不禁被她的兴奋和喜悦所感染,脸上也绽开了笑容:“你画得好极了,威力看起来也比我画的要强。”

    “若不是有师姐帮忙,我恐怕还不知道多久才能画出符咒呢。”玲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可惜浪费了师姐那么多张符。”

    梁淼淼说道:“这都是小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每个星期给你提供一定的符纸练习。但要求是每画出三章符,就要给我两张。”

    “没问题!”玲玲最缺的就是钱和练习的机会,一个愿出钱,一个愿出力,玲玲自然是乐意的。

    符咒有会有一定的耗损。每每出门,她事务所的很多符咒就会破损得很厉害,说明期间有鬼魂试图想要闯入。

    她时常要抓鬼奔波,自然没有太多精力练习画符。事务所需要大量的符纸,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玲玲给培养好。

    在她的心里,梁淼淼早就把玲玲当做是自己的亲妹妹了。

    江局长不放心,又央求着玲玲画了两章符放在江傲露的床上和身上。梁淼淼在医院里搜寻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那个女鬼的踪迹。

    “她不会跑太远,不是在亲人附近,就是在熟人附近。”

    梁淼淼打电话给唐浩,想要了解一下这个案件的大致情况和女鬼的具体信息。

    唐浩说道:“坠楼的女孩子叫马敏,她父母现在就在警察局门口,你可以直接过来。”

    梁淼淼听得出唐浩的语气有些无奈。

    等她感到警察局的时候,就看到一群衣服破旧,一身尘土的几个农民正在警察局门口举着一个横幅,大概的意思是控诉警察局官官相护,颠倒黑白,看到有过往的人来便发传单。

    焚烨煜捡起地上一张被人丢弃的传单递给了梁淼淼,只见传单上的大概的意思是,这两个夫妻家在农村,日子虽然过得很清贫但是有一个很孝顺的女儿。她的女儿十年苦读终于考上了一个好大学,结果却因为得罪了工商局局长的女儿,被活活逼死。

    文章应该是找专人帮写的,可谓是句句煽情,让人一看就不由的痛恨起那些作威作福的官二代和那些潦草执法的警察。

    梁淼淼走过去问道:“哪位是马敏的父母?”

    一对父亲赶紧过来,伤心的嚎啕道:“我们就是马敏的父母,我可怜的孩子啊!死得不明不白的!”

    “阿姨,我看报纸说马敏是自杀的。你说她是被人推下去的,可有什么证据吗?”

    马敏的母亲明明只有四十来岁,可是因为长期的操劳,看上去像个六十多岁的人。她哑着嗓子说道:“我家小敏品学兼优,人也孝顺,咋说自杀就自杀了呢!这真是荒谬!”

    马敏的父亲说道:“前些日子常常有城管故意来找茬。当时我还寻思着满大街的人不找,怎么偏偏来找我。后来我女儿知道了这件事,才告诉我们,学校有同学嫉妒她成绩好,所以欺负她,她还让我们小心一点。谁知道不出几日,我女儿就死了……我们还以为警察会帮我们把犯人绳之以法,谁知道警察调查后却说是我女儿偷东西时被抓了个正着,心里承受不住压力才跳楼自杀的。后来我们去举报了那个局长,可是他停职调查了几天之后,又正常上班去了,你说这气人不气人!”

    他们夫妻二人的附近并没有马敏的鬼影,梁淼淼又去了警局里面找唐浩了解情况。

    “门外那是什么情况?”

    唐浩再一次无奈的摇头叹气道:“马敏的父母执意认为他们的女儿是被人推下去的。这件案子还是我亲自去调查的,江傲露与马敏的确有些小摩擦,但马敏的死亡时间是凌晨四点多,初步判断她是从楼顶的天台坠落。虽然天台没有监控,但是教学楼楼梯的监控显示,当时只有她一个人在天台。而马敏的父母虽说是被针对,但的确是属于无证经营,并且在人行道违规停放机动车贩卖蔬菜。定执法部门有权采取没收的行政处罚。现在他们天天堵在警察局门口叫冤,无论我们在报纸上如何澄清,都难免落人口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