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机械少女升级记 > 第四十七章 玫瑰少女
    梁淼淼下了楼,张天成依旧赖在他的办公室不走。

    看到她那么快就回来,张天成一副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宝贝,这么快就被赶回来了?要不要老公带你上去。”

    梁淼淼‘呸’了张天成一声,扭头问李静:“妈,你怎么还没把这家伙赶走啊!”

    李静一脸为难:“我请了他很多回,可是他就是不走,我有什么办法啊!”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暴躁的梁淼淼忍不住踹了躺在沙发上葛优似的张天成,怒吼道:“你丫的还赖在这里我就报警了!”

    “报警?”张天成摆了一个‘快到我怀里来’的姿势,满脸无辜的说道:“我是你们的潜在客户,来这里一没闹事二没撒野,警察来这里做什么?你店子开在这,还不许人进来瞧瞧吗?如果要入门费的话,多少我都给,就当花钱过来看看你总行了吧?”

    “你!!!”梁淼淼你了个半天,发现自己竟然对如此无赖的话无言以对,最后气得满天通红。

    她感觉自己就像一颗炮仗,张天成再溅点火星过来她就会立马原地爆炸。如果此刻她手上有刀的话,估计已经在他身上捅了好几个窟窿了吧。

    不停的劝着自己完事以和为贵,梁淼淼也只能再一次把怒火忍了下来,然后哼了一声催人道:“我要打烊了,你赶紧走吧。”

    看到梁淼淼一脸倦意,张天成只好乖乖的离去,临走前还不忘送一个飞吻:“宝贝,老公会常来看你的。”

    梁淼淼一个劲的安慰自己对方只是一个严重的精神病患者,自己千万不要有提刀砍人的想法。

    李静看着张天成离去也是忧心忡忡:“该不会是我那些符咒出了问题,把这家伙给祸害了吧?他以前虽然花心,但是至少脑袋还正常啊……”

    梁淼淼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数落道:“别跟我提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符咒,要不是你乱接单,至于招惹这种阴阳不散的人吗?”

    一时半会也没有人上门,梁淼淼心里还是惦记着红发少女的事情。

    现在网上的许多大型游戏都有给角色人物捏脸打扮的功能,梁淼淼灵机一动便按着印象捏出了红发少女的样子。虽然只是卡通形象,但也有七八分像。

    梁淼淼截图打印下来,入夜之后化了个淡妆便带着图片去了盛世一夜。

    听唐浩说这张支票是盛世一夜开出来的,红发少女八成是那里的员工。

    第二次来盛世一夜的时候,梁淼淼发现酒吧里冷清了许多。

    因为客人少,所以店子里的员工都特别的积极。梁淼淼才刚找位置坐下,一个牛郎便靠了上来。

    这个牛郎顶着一个厚重的斜刘海几乎要遮住半边脸,尖尖的下巴跟蛇精似的,耳朵还镶着一颗耳钉。

    他在梁淼淼的耳边呼了口热气:“美女,一个人过来吗?要不要我陪你喝几杯?”

    梁淼淼被他这带着酒味的热气熏得自犯恶心,不自觉的拉开了距离。指着对面的位置说道:“你坐那吧,我有话问你。”

    “姐姐想问什么呢?”牛郎虽然坐在她的对面,但是半个身子都探了过来,一副卖萌的样子。

    梁淼淼拿出图片问道:“你认不认识这个女孩?”

    牛郎警惕的说道:“不认识。姐姐若不是来寻欢的,弟弟可就不打扰了。”

    说完牛郎便想离去。

    梁淼淼一看这个情况肯定有问题,当即甩了几百元在桌子上,问道:“看来弟弟是不想赚姐姐这个辛苦钱啰?”

    近来酒吧的生意不太好,大家几乎都没有挣到外快,牛郎看到桌子上的这几张红色钞票自然是心动了,又坐了回去,把钱收到了口袋里:“姐姐想要问些什么就问吧。只要我知道的,都会告诉姐姐听。”

    “那我再问你一次,图片上的这个女孩子你认不认识?”

    “不认识。”牛郎回答的非常的干脆。

    “确定不认识?”

    “不认识。”

    这下梁淼淼怒了:“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做出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

    牛郎表示自己非常的无辜:“最近不是在农村挖出了四具尸体嘛,警察来盘问了好几次,吓得客人都少了许多。其中死了的一个女孩是这里的常客,她的家属来我们酒吧又哭又闹了好几天,最后我们老板还是拿钱打发人走的。老板交代我们可不能乱说话了,我这也不是怕工作丢了嘛!”

    “我只是想知道这个红发女孩的身份,绝对不会在你们酒吧闹事的。你到底认不认识嘛!”

    “不认识——”

    这简直是浪费她的口水!梁淼淼把手伸了过去:“把钱还我!”

    “钱肯定是不能退的,要不我肉尝吧,姐姐。”牛郎企图把手搭在梁淼淼的手上,却被她狠狠的拍飞了。

    “算了,你滚蛋吧!”

    “姐姐别生气嘛,我们酒吧的调酒姐姐在这里工作好多年了,见多识广,不如你去问问她?”

    “那把她叫过来。”

    牛郎很快就领来了一个美女调酒师,她看了看图片说道:“虽然这只是一个卡通形象,但是这红头发小脸蛋到是让我想起昔日的一个同事。”

    梁淼淼一喜,赶紧问道:“她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调酒师贪婪的看着梁淼淼:“弟弟什么都不知道,就有辛苦费赚,我怎么着也不能两手空空吧。”

    得,又要花钱。梁淼淼的心简直是滴血,非常不情愿的又拿出了几张红色钞票。

    收了钱,调酒便也袒露道:“这个红头发的女孩以前是这里的公主,做这一行总是见不得人的,大家都没有透露真实身份,我们只知道她的外号叫玫瑰。我曾听说她父母都是渔民,由于父亲出海遇险,家里弟弟急着要钱读书,才跟着别人来这里做这一行。两年前吧,她就忽然没有过来上班了。”

    “好端端的不见一个人,你们怎么不报警?”

    调酒师收了钱心情甚好,点燃了一支烟说道:“嗨,这里的公主有时有被别人包养去了,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也有偷偷摸摸跑到别的店子去上班的。三天两头不见人的也有,倘若一个个报警了,那些警察还吃得消不?再说了,人家要是被包了,总不能去拆那些老板的台吧?反正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