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机械少女升级记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欠章,稍后修改】鬼魂也拍了一下,结果那个鬼魂疯狂的攻击她,她差点把手机屏幕戳破了才把它给制服,为此她脑袋到现在还嗡嗡的疼。

    正考虑要不要换个城市抓残魂的时候,老妈就打来了电话:“淼淼啊,家里来了一群客人,说是来找你的。你赶紧回来吧!”

    老妈的声音有些颤抖,梁淼淼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赶紧打车往家里赶去。

    出租车司机开到她家附近的巷子时就停住了:“大婶,我就送你到这好了,前面车太多了我不好掉头。”

    梁淼淼下了车,发现这个狭小的巷子里果然停了一排很霸气的军用车,很多小摊小贩似乎都害怕的避开了。

    当她推开门的时候,发现拥挤的客厅此刻站满了人,有警察,还有军人。李静躺在卧室的床上好像在睡觉,沙发上坐着一个看似领导的中年男人。

    梁淼淼没见过这个阵仗,一时间愣在门口不知所措。

    这些人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她,眼神里充满了探究。那个唯一穿警服的男人对领导说道:“就是她。”

    坐在沙发上的那个领导对梁淼淼点了点头说道:“把门关上,我们有话要说。”

    梁淼淼僵硬的点了点头,关上门问道:“你们是谁?找我干嘛?”

    警察说道:“你好,我叫唐浩。我知道你有一些通灵的本领,所以特地向上级推荐了你。”

    领导说道:“我们需要帮我们完成一个任务。”警察找你有话要问。”

    吴老师很快就开门了,很有礼貌的和门外警察打了个招呼,看到梁淼淼的时候显得特别的意外:“是你?你怎么来了?”

    梁淼淼说道:“我是陪朋友过来调查学生失踪的案子,没想到还能见到你,真是太令人高兴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梁淼淼看起来可没有太多高兴的表情,眼睛不停的往宿舍里瞟。

    吴老师笑得有些僵硬:“你走后不久,我自己也想办法逃了出来。”

    唐浩问道:“我们能进去坐坐吗?”

    “快,快请进。只是我这位置不大,恐怕要委屈你们了。”

    吴老师赶紧敞开门让他们进来。宿舍只有十平方米左右,除了一张床和一个书桌以外,还有一些装衣服的塑料收纳盒。

    他把塑料收纳盒移到了中间让梁淼淼和三个警察坐,自己则坐在了床上。

    塑料的收纳盒是半透明的,里面隐约能看到一些衣服,叠得很整齐,看上去并没有藏什么东西。

    梁淼淼闻到了一股很重的男士香水的味道,便问吴老师:“您有喷香水的爱好吗吗?”

    吴老师说道:“天气不是越来越冷了嘛,学校宿舍的条件有限,洗澡不太方便。冬季我都是一个星期回家洗一次澡,怕身上的体味太重,所以喷点香水遮一遮。”

    些人们不太注意的地方,比如舌头眼睛,没想到还是被抓住了。

    看到小千的行为举止变得如此怪异,梁淼淼忍不住联想到了厉意。厉意也在城堡里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挂不会……

    她不敢细想,赶紧打厉意的手机号码,但是接电话的是厉意的秘书。

    梁淼淼觉得有些奇怪:“你们老板去哪里了?开会怎么不带上你?”

    秘书通过自己的观察,觉得梁小姐和老板的关系不一般,再加上老板还带梁小姐去过母亲的生日宴会,所以心里猜测他们两个正在私下交往,于是便一五一十的把厉意的事情全盘抖出:“总裁应该是出去吃午餐所说的方法,进入了厉意的梦中。

    厉意的梦是黑白的,梦里他已经在病床上不知道躺了多少天。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一个心脏病的病人,哪怕不照镜子,他都能猜到自己的脸上呈现的是怎么样的绝望。

    这些天耳边总是充斥着父母的争吵声,父亲咆哮道:“明明知道他身体不好,为什么还要把他样那么大!他这种半死不活的模样还要拖多久!”

    母亲在床边呜咽着:“我真不知道他能活那么久……等厉意死了以后,我们的日子会好起来的。你就让他好好的度过最后的时光吧!”

    最后,父亲愤怒的摔门而去,母亲也追了出去。

    厉意盲目的盯着天花板,像一个僵

    默默的又回棺材里换购了一瓶营养液,让母亲按照同样的方法去泡了个澡。李静在水里泡了将近三十分钟,那些浅绿色的东西都没有被吸收掉,反而变得有些浑浊了。

    梁淼淼不由的有些失望,原来这些营养液并不能时候所有人用。虽说母亲洗完澡后看起来气色比原来好了很多,但是却也没看到皱纹和肤色有什么变化。

    两个人约了朱慧珍明天见面,还特意在一家比较有名的咖啡店里定了个位置。

    两母女在咖啡厅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一个三十多岁画着浓妆的女人才姗姗来迟。这个女人保养得不错,一看就知道她很舍得自己的身上下功夫,一身上下都穿着名牌,就连脚上穿的鞋子都镶着几颗小小的真钻。

    漫长的等待让梁淼淼憋了不少火气,但是这个女人并没有因为她的火气而有所解释,甚至连招呼都没打,一碰面就指责道:“你们到底有没有在帮我处理我老公的事情?我老公的心思到现在都还在别的女人身上!”

    梁淼淼感觉她一点都不像个弃妇的模样,算本想好的一大堆说辞也懒得说了,掏出了一万元现金出直言道:“朱女士,不好意思,这活我们实在是接不了,这钱您收回去吧。”

    朱慧珍哼了一声又把钱推回给了打捞队,谎称自己的一根金项链掉到了水库里,只要他们愿意帮找,无乱能不能找到都会给他们开工资。梁淼淼不得不佩服这野生动物的强悍体质了,中了迷药,还从那么高的树上掉下来,竟然还没有死!

    好在那只狗熊强弩之末,爪子刨了几下树又重新趴了下来,鼻子直喘粗气,哀哀的嚎叫着。

    赶过来的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