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机械少女升级记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欠章,稍后更新】倒是不怕城主会造反。

    新娘看到城主的时候,一时惊呆了,几乎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直到城主上前拥住她,她在一阵惊愕后,才展现出了狂喜。

    时隔百年,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阳光下,两个恋人紧紧相拥,梁淼淼把这一副唯美的场面再次拍了下来。

    虽然上级的任务只是要求找到他身上的这包东西,但是他们四个人还是一致决定要把任永长的尸体带到他的故乡去。

    唐浩找来麻袋,小心的把他的尸骨装了起来。康哥有随时记录坐标的习惯,很快他们就找到了车子并且挖了出来。

    康哥主动担任起了司机一责,虽然他对沙漠不熟悉,但是他能对着地图和导航仪找到方向。

    走走停停的开了一个星期,一条绵延在沙漠边缘的公路终于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康哥兴奋道:“沿着这条公路继续开下去,再开一百公里我们就能到达一个小镇,到时我们就能买水喝了!”

    唐浩拿着望远镜笑道:“恐怕不用等那么久。”

    果然,沿着道没开多久就碰上了一群士兵,他们这一带的沙漠边缘都封锁了。

    看到前方突然出现的军队,大家兴奋不已的挥着手,谁知道那群士兵神情严肃,把他们包围住,对着他们举起枪来。

    “这是怎么回事?”梁淼淼问到。

    “闭嘴,都给我下车!”

    四个人举起手来乖乖的下了车,梁淼淼还是第一次被枪抵着,而且还是这么多把。

    这些人在他们身上受到了拿包东西,最后又把车子搜了一遍。搜身的时候,康哥和啊符在他们的耳边悄悄的说了些什么,大概是对暗号之类的。为了不用交房租,答应给周太太当儿媳了?淼淼,这可使不得啊!周太太虽然人很好,但是慈母多败儿啊……”

    “谁嘴巴那么多啊,尽是在传瞎话。”梁淼淼觉得有些好笑,住在这种小巷子里就是是非多流言多。

    李静仍是不放心的说道:“那周飞跃可不是什么好苗子。他当年读高中的时候就把住他家那对门的那小子郭宇手脚都给打断了,最后是房东太太赔了一套房子给人家,人家才肯撤诉。之后那小子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还把学校一个女同学的肚子给搞大了,据说是强的,因为那女孩怀孕的时候就得了抑郁,生完小孩就跳楼自杀了!”

    梁淼淼有些意外:“我看他挺正经的一个人啊,还是从国外回来的呢。”

    “这两件事可不知道把他们家败了多少呢,街坊邻居们都传得沸沸扬扬。周太太怕周飞跃再惹出什么事来,便送出国镀金,想混个学历遮着这些不光彩的事。别看这出国留学好像很高大尚,钱多哪家野鸡大学都会收呢!淼淼你可不能上了这种人的当。”

    “你呀放一万个心好了。你女儿是这么好追的吗?”

    重新活过来以后,梁淼淼便不指望结婚什么的了。一是怕自己整天接触鬼鬼怪怪吓到别人,二是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只要定期维护好机械身体,她应该永远都不会老去。

    睡了一觉后,梁淼淼便早早的去中介公司选房源。中介公司的信息网上了出来,虽然隔得很远,但是车里的人都感觉到了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无边霸意。

    它的眼神里夹杂着一种无尽的孤独,只有强大到所有的狼都畏惧它,臣服它,它才能成为真正的王。

    它低下头先是吸吮了几口老狼还没有凝固的狼血,然后亮出了牙齿大声的撕咬吞咽着老狼的尸体。

    就是现在了!

    唐浩的精神一震,拿着枪对着狼王的脑袋上开了一枪!

    “嗷呜!!”狼王悲嚎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无论它有多么的不甘,现在也只能成为一具尸体,一具即将为同伴补充体力的尸体。

    狼王应声倒地,狼群仍然没有散去,而是混乱成一团。

    它们共同爱戴的、崇拜的王死了,它们的目标和凝聚力开始分崩瓦西,开始互相争夺狼王之位,打群架、争同伴。

    现在车子可以趁着这个混乱逃跑了。梁淼淼看到这残忍的一幕不忍的闭上了眼睛。唐浩的眼里也是满满的遗憾,这是一头多么雄健的狼王啊,如果可以的话,他真不想对它下杀手。

    车子离开了狼群的活动范围后,他们便停车休整。轮胎早就被狼群扎破,不及时修补的话车轮很快就会坏。大家按着梁淼淼的方向一直往草原的深处开去,开了四天半后,梁淼淼才叫停。

    残魂在她的手上打着圈,好像迷失了方向。梁淼淼在附近绕了几圈心中大概规划了一个范围,说道:“东西可能就在这附近,我们挖吧。”陨石。陨石高温的时候是柔软的,冷却以后便会变得坚硬寒冷。他们利用陨石做成了一个新城,成功的抵御了沙尘暴和高温。他们认为这块陨石是神赐给他们的礼物,所以每当有和陨石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人时,这个人就会被选为他们的神,担任城主之职。

    城主从小就会被长老们接到神殿里供奉,他不能轻易的笑或者哭,因为他的每一个举动都预示着古城的未来。他每日生活在暗无天日的神庙里,只有每年的建成纪念日才可以出去享受全城人的参拜。

    顺着壁画越往前走,梁淼淼就觉得悲伤感越浓烈担任城主之职。

    城主从小就会被长老们接到神殿里供奉,他不,走到这里的时候她产生了久违的窒息感,就要像一块透气性很差的棉花堵在了她的机械心跳上,使她难过得几乎不想动弹。

    路过一扇门的时候,空气里似乎混杂了某种微妙的异动,她抢过了唐浩手中的煤油灯,后颈的寒毛也根根竖起,手脚发硬,纠结着要不要进去一探究竟。

    啊符和啊强是个行动派,当梁淼淼下意识的把灯光照在门上时,两个人已经把门推开了。

    开门的一瞬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