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机械少女升级记 > 第三百五十三章 你是老大
    【欠章,稍后修改】后,他沉声说道:“我这就开门,不过请你们别随便破坏道观里的东西,否则我保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唐浩再次把队伍分成了两组,每队都带着两头警犬,十个警察在山头侦查,自己带着五名警察进了道观。

    一进道观,两条警犬就兴奋了起来,鼻子挨着地嗅个不停,有时还嗅到了道士们的身上,让人很不舒服。

    唐浩面色冷峻的问道:“最近都有哪些人进出道观?人都在哪里?”

    沐雨半真半假的说道:“昨天我们是有一个女弟子带着两个人来道观,不过他们天不亮就走了。不知道警官们要找的是不是他们?”

    沐风下了一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给了它一拳,然后向身后摸索而去。他的剑原本放在后面,但是因为车子剧烈的翻滚而不知道掉哪里去了。他急切的喊道:“剑!我的剑呢?”

    梁淼淼和沐晖在凌乱的车里一阵乱翻,终于找到了他的剑,赶紧递去。那只鬼挨了沐风一拳,脸上的表情满是痛苦和愤恨,站在车门外血盆大口一张一合的像是在诅咒和谩骂。

    沐晖看待它就像是一个笑话:“胆子真大,三个道士在这里也敢来撒野!”,婉转莺啼的娇

    或者撕声力竭别融化

    沐风拿着剑,一脚将变形了的车门给踹开,剑尖直指这只鬼。沐风的身子才刚探出车外,却又见那鬼变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正惊骇的向后摔去。

    眼看剑尖就要刺破他的胸膛,沐风险险收住剑,抵在他的胸前质问:“是人是鬼!为何深夜拦车!”

    “什么人不人鬼不鬼的!你他妈开得那么快是要投胎吗?要不是老子的车上没有货,你大爷的都得死!”男人跌坐在地上浑身发抖,脸色气得涨红,本来被剑指着有些害怕,但由于过于样伤害自己,焚烨煜!你必须要对自己好啊!”

    焚烨煜就瘫倒在地上,继续任凭眼泪肆意流下。自从父母死了以后,他一个人承受着那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孤单、压力和绝望。

    他活着只是为了遵循亲人们的遗嘱,他一直如行尸走肉般,直到祖先出现。

    终于又有人开始教导他,关爱他,让他再一次感受到浓厚的亲情。可是这亲情来得太短暂,如昙花一现般迅速消失。

    祖先到死前都还在为他的未来做打算,倘若他知道自己的阴阳眼是用祖先的生命来做代价,他情愿放下仇恨一辈子只当一个普通人!

    梁淼淼叫道:“焚烨煜,你看!这是什么?”

    祖先完全融化之后,他原本坐着的那个位置除了一滩不明液体以外,就只剩下一粒小小的椭圆形黑豆子。

    焚烨煜捡起黑豆子仔细的端详了一会都没有看出什么名堂,他也从未听到过祖先有提及这枚黑豆子。

    梁淼淼说:“我觉得它像一枚种子。”

    焚烨煜同样也是这样想的,祖先生前吞下了整株菩提草,或许这枚种子跟菩提草有什么关联。

    在听到玲玲的求救电话,得知梁淼淼出了危险之后,沐风推掉手头上所有的事情,斥巨资。托关系,请了一辆直升飞机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过来!

    梁淼淼羞愧的说道:“师傅,我……”

    沐风吃惊于梁淼淼的灵魂竟然这么虚=

    堆鸡肋而高昂的产品。

    虽然朱砂的活动很诱人,但梁淼淼还是决定今天来还是着重的来查一查白纸的事情。她问道:“你们这的白符卖得多不多,平日里一般是谁来买?”

    那导购听梁淼淼的话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店子的销量一向很好,每日来那么多人我们怎么记得住。再说了,小姐您不也是常来,我们可有问过您的姓名?”

    梁淼淼一愣,自己这样或许有些太心急了。她塞了一点钱在这位导购小姐的手里又说道:“我遇到了点麻烦,还请您帮我留意一些专门用白符的大师。”

    “您啊,真是孤陋寡闻。”那导购员没有接梁淼淼的钱,而是变戏法似的迅速拿出了写了咒语的白符、香烛、贡品、白幡、纸人等东西在梁淼淼的面前展开道:“我们可是妙制族的旗下品牌,和阴物有关的东西都可以在我们店子买,我们这有现成的,直接拿去用就成,保证好使!”

    梁淼淼把全身带的现金都交给她,说道:“算是我求你的成吗,你就帮我留意一下我说的那些人吧。如果我找到了我要找的人必有重谢。”门了,老板满脸堆笑的赶紧跑出柜台去拦他:“小伙子,你要是心里有什么想法大可以说出来。我这刚开张呢你一声不吭的就走多不吉利。”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老子不在你这里卖了。”

    老板殷勤的笑着:“这东西是你的吗?有没有发票?现在收购这种贵重东西可都是要有发票呢。如果这东西来路不明,我们店子也不好转手,假设真低价转手出去,被正主发现了,拿着发票一告,我们店子也是要吃官司的!”

    “发票自然是有的,只是在家。昨晚泥石流你没听说吗?我家就在那,现在取不出来。”

    “这我总不可能跟着你去泥里捞吧。你估摸个价,我看合适就成,不合适我也不拦你了。”

    焚烨煜很少接触过奢侈品,根本看不出什么门道。他想厉意一个大老板手表怎么也得上万吧,于是他说:“最少五万。”

    这小子果然不是手表的主人,老板心里乐开了花,但是还是压价道:“你这喊得也太高了吧!再添一点钱都够买新的了,谁还要你这块带了几年的破表啊。”

    “我现在是急用钱,过不了多久我就会赎回来的。五万一个子都不能少。”

    “这都什么年代了,想抵押东西就去贷款公司,我们这都是死当。”老板做出了一副痛下决心的样子,咬牙说道:“五万就五万吧,谁让我喜欢这块表呢,贵就贵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