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执剑诸天 > 第85章 楚默vs血刀老祖
    “小娃娃,不如让老祖也尝尝你的美酒!”

    这时,这血刀老祖也按耐不住了,走到楚默等人桌前,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伸手就去动另一瓶茅台酒。

    血刀老祖自负武力,分明是未将楚默等人放在眼里,就算刚才燕南天把田伯光阉了。

    “血刀老祖,看来你是老寿星吃砒霜,活的不耐烦了!”

    喝个酒都不让人痛快,楚默已然生出杀意,更何况为了完成任务,也得弄死这血刀老祖;

    虽然血刀门不足为惧,但血刀门的血刀经和炼狱摄魂刀却是极为精妙的刀法,不然这个作恶多端的门派早就被名门正派灭了。

    “小娃娃,人不大口气倒不小,乖乖把酒送到老祖手里,老祖倒可以绕你一条小命,不然...”

    楚默终于抬起了头,冷冽的眸子看向这血刀老鬼:“不然又如何?”

    “哼,要是不老子为了那藏宝图不想多生事端,你小子对老夫如此不敬,早就成了老子刀下亡魂了!”

    血刀老祖已然不耐,按住了手中的刀。

    “本打算放你一条生路,晚些去找你,既然你偏要往上撞,那就留你不得!”

    “三位且先稍待片刻,待我料理了这血刀老鬼,再与诸位痛饮一番!”

    “血刀老鬼,过来受死!”

    说完楚默提着胜邪剑跃出客栈,站在路边,对着血刀老祖怒喝一声。

    血刀老祖一身刀法凌厉狠辣,江湖上谁敢小觑?就算各派掌门也不敢轻易都不敢得罪他,想不到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对他肆意辱骂,以他的脾气,哪里忍得住?

    “啊,小畜生受死!”

    血刀老祖出离了愤怒,从酒馆中跃出,血刀出鞘,凌空就劈了下来,这一刀带着血红色的刀罡,赫然就是血刀经中的血海刀罡。

    这一招极为狠辣,血海刀罡是血刀经中最难练、最恐怖的招式,需要以精血练功,将浑身真气转为专嗜人精血的血煞真气;

    血海刀罡练到最深处,刀罡所及,中者顷刻化为一堆白骨。

    不过楚默突破搬血境四重天,真气浑厚无比,自不会怕了血刀老祖的血煞真气。

    铿锵!

    一声剑吟响起,赤金光芒冲破九霄,宛如一道金阳,金芒穿透血刀老祖无边血海,血海消融,金阳落幕。

    这一剑楚默没出全力,血刀老祖自然也没有出全力,至少还没实处血刀门镇派绝学地狱摄魂刀。

    “小畜生,有点本事,那老子就用我血刀门至高绝学地狱摄魂刀送你上路,受死!”

    见自己血海刀罡竟然还没有弄死楚默,血刀老祖惊怒,一声断喝,使出了十成功力,发出了那恐怖无边的地狱摄魂刀。

    这一刀比之之前的血海刀罡简直强了数倍不止,楚默只觉得眼前传来无数冤魂不甘的嘶吼。

    下一刻,楚默闭上了眼,进入了天人合一之境,以绝对冷静的状态来应对这一刀。

    与此同时,在场众人放在桌上的剑纷纷颤抖了起来。

    “燕兄,这...”

    令狐冲一把按住了躁动的长剑,既带惊讶、又有些担忧看向场中的楚默,因为他自己绝没有把握接下那一刀。

    “令狐兄弟,放宽心,下一剑血刀老祖必死无疑!”

    燕南天作为宗师境的高手,眼界何其之高,他自知楚默既已使出人剑合一,那血刀老祖就断无幸免之理。

    赤焰剑诀·赤阳焚天!

    一剑横空,赤阳高挂九重天!

    楚默炽烈的真阳剑气势如破竹般将血刀老祖那充满鲜血、死亡和黑暗的地狱摄魂刀一扫而尽。

    这一剑惊艳无比,仿佛是划破黑暗的曙光,曙光已现,晨晓还远?

    “人...人剑合一?”

    等到一切落幕,站在楚默面前的血刀老祖嘴里流出了赤红的鲜血,怒瞪着大眼,嘴里艰难的开口道。

    “你如果令狐人刀合一之境,或许...”

    “人...刀...合...一。”

    血刀老祖嘴里喃喃自语,接着就永远的闭上了眼,楚默上前从其身上搜出了两本秘籍放入怀中;

    这两本秘籍赫然是血刀经和地狱摄魂刀,两卷先天秘籍入手;

    随即楚默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将那柄血刀收起,这血刀怎么说也是一柄玄器。

    “血刀老祖死了?”

    在场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这凶威赫赫的血刀老祖竟然被一个年轻人一剑杀死了,他们简直难以置信。

    “师傅死了?”

    血刀老祖的几个徒弟一个个呆住了,他们敬若神明的师傅竟然死了,一时间惊慌失措,不知该怎么办。

    “师兄,这血刀老祖就这么死了?”

    柯万仁捏了捏自己的脸,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白万剑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这血刀老祖可是跟他父亲白自在齐名的人物,一声实力已到先天顶峰,竟死的这般干脆。

    “哈哈,燕兄,令狐兄,咱们继续!”

    作为正主,将血刀往桌子上一方,恍若无事的给三人满上,举碗就饮。

    令狐冲虽惊讶,美酒当面,却也很快就忘了问。

    两瓶酒下肚,燕南天和令狐冲有些意犹未尽,巴巴的看向楚默,楚默自然不会再拿出来。

    “唉,楚兄可害苦我了,喝了你的美酒,以后其他的酒再难入口了...”

    这时,令狐冲一脸愁色的哀叹起来,如丧考妣。

    “不错,如此美酒下肚,其他酒就显得黯然失色,索然无味了。”

    燕南天语气有些萧瑟。

    “哈哈,这有何难?我自可将祖传秘方送予二位便是,二位可以找人酿造。”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