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玄幻魔法 > 王妃如此多娇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京城人会玩
    苏锦音改成了书童的装扮,止薇就少不得一起了。

    两个人在秦子初的建议下,改抹了药水,眉眼也重新修饰过。为了避免和先前的道长相像,她们鞋子里原本的垫高也去掉了。所以,此刻比秦子初要低了一个头的书童们看上去,就显得格外地稚嫩。

    没有人能联想到那个上了年纪的中年的道士。

    秦子初瞧着这唇红齿白的“小少年”,心中的悯弱之心又有些泛滥。他便提出来去街上走一走。

    口头上说的是自己想逛逛诺城,实际上当然是想为苏锦音她们置办些东西。

    首先去的是布庄。

    布庄老板热切迎上来,围在秦子初身边不停地介绍起来。

    秦子初却只是适时地回头问了一句:“你在我身边多年,觉得哪些更好看?”

    布庄老板看一眼旁边这唇红齿白的小少年,那说得天花乱坠的嘴立刻止了声。做买卖的人,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苏锦音万没有想到买个布能问到自己身上来。老实说,诺城这种边境小镇,布匹种类质量连京城大绸缎庄子里的十分之一也不及。更何况,面前这位,用的还不是绸缎庄子布料,而是宫中专供的。

    想来,这次道人师父是留在诺城一段时间?

    苏锦音有了这层考虑,看布的时候,就考虑地格外细致一些,从适合做里衣的料子到外衫的,从如今冬日要用的,到初春的,都略指了几匹出来。

    待选完之后,她就一一解释给秦子初听,让他自己来选。

    “这几匹柔软舒适,更适合做……”

    “都包起来吧。”秦子初却抬手打断了苏锦音的话,他直接转告掌柜,“这些都包起来。”

    掌柜喜悦不已,连忙吩咐裁缝出来给秦子初量衣。

    秦子初一边张开双手配合,一边看向苏锦音二人。他假作漫不经心道:“这些看着都还挺赏心悦目,换个款式,给我这两个书童也一并做了。这样领出去,也好看。”

    掌柜头一次听到主人和下人穿一样质地的衣服,顿时惊了一惊。他也不是没有听说过一些贵人的特殊喜好,再加上面前这两个书童都五官清秀稚嫩,顿时再看秦子初的眼神就有些微妙了。

    苏锦音也发现了掌柜的误会,连忙摆手道:“少爷,还是不要了。京中这般流行,都是为了争口意气,显摆一番。在这地方,您莫说带着咱们两个,就算跟过去一样带上十个溜一排,也没得人让您比啊。”

    这话就很明白了。

    没有其他特殊的含义,这样就是为了讲究排场,为了显摆自家有钱。

    掌柜瞬间就明白了。

    他在佩服京中有钱人会扔钱的同时,看向秦子初的眼神就更加热络起来。

    “这位贵客,街那边还有家玉器店,做的挂坠配衣服是极好的。需不需要我领您过去看看?”掌柜的算盘打得很精,那玉器店的掌柜是他亲兄弟,这一领过去,可没有肥水外流。

    秦子初正是想不到还要给这两位“书童”添置些什么,立刻就应下了。

    不同意的人反而是苏锦音。

    她很清楚自家师父这是又怜悯上了自己,可有钱也真不是这样扔的。

    “少爷,您别忘记了,十六老爷回来,说不定又要教训您过于招摇了。”

    招摇可不是一件好事。秦凉本就是一双锐眼,秦子初还这般格外厚待,真是想不被人发现身份都难。

    还好秦子初听懂了苏锦音的暗示,也改变了主意:“不必了,就尽快把这些做好吧。”

    “庆王爷大胜归来了!”

    欢呼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进来。

    只见原还略冷清的街道上涌出许多人,都往城门的方向跑去。

    苏锦音虽然早就知道庆王这一仗不会有任何问题,但真正亲耳听到确切的消息,脸上还是忍不住浮现起了笑意。

    秦子初正听裁缝介绍完款式,他想问一问苏锦音中意哪些款,看过去刚好见到这笑容。

    唇红齿白的少年站在门口,唇角噙着笑意,眸子熠熠发光,叫人看得真是怜惜。

    秦子初觉得自己大概有些猜出苏锦音的身份了。他有八九分认定面前这位真姑娘假书童,是个爱慕自家叔父的少女。为了能够时时刻刻见到心爱的人,她甚至不惜女扮男装跟随。

    可惜,她还不知道身份的悬殊是注定她与自家叔父不会有结果的。

    想到这些,秦子初的眼神中就满是怜悯了。

    这方怜悯的注视,那方幸福的笑容,旁观的掌柜觉得自己又有了奇怪的想法。他用力摇了摇头,把自己那关于娈童的想法摇晃出去。

    而被掌柜注视的人,已经走到了街上,与那些涌动的人群一齐往城门那边走去。

    城门打开,秦凉领军归来。与京城的鲜花帕子相迎不同,这诺城的百姓有的只是一声高过一声的欢呼。可苏锦音听着这样的欢呼却觉得自己的心也被带的澎湃起来。

    保家卫国。

    这些百姓都是因为真切感受到了将士们对自己家国的维护才会这般夹道相迎。

    而那中央的将士,不少身上带有伤带,可他们却也脸上有些笑容。

    这种彼此间的真诚,是勾心斗角的内宅感受不到的。

    苏锦音第一次明白,庆王秦凉之前为什么会执意留下正妃的位置给别人。

    他想保全的,不仅是个人的荣华富贵,而且还有这份出征的资格吧。

    作为一个因为家世身世丧失过性命和孩子的女人,苏锦音知道男人的正室之选通常是些什么样的人。

    秦子言前世选择苏芙瑟,看的是当时候已经是首辅的父亲面子。他想要文官的支持。

    秦凉今生留个正妃位置,想的是赢取皇帝的信任。只有皇帝一直信任他,他才可以握有兵权,才能有今天这样凯旋归来的机会。

    王爷,分别固然不能各自生欢,但相聚若成全不了彼此,也会是一种负担。

    苏锦音再深深看了一眼那马背上的人,然后转过身,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了秦子初的身后。

    她转身太快,所以没有看到,在这一瞬间,秦凉的视线正好投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