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都市小说 > 逆流2004 > 第115章 晾一晾
    晾一晾,是生意场上常用的手段。

    周安没有跟笑笑瓦罐汤的消瘦青年来回拉锯式的讨价还价,当然不是他这么快就真的放弃打那个店面的主意。

    三个字——他就是想“晾一晾”。

    刚才那位消瘦青年脸色已经很不好看,情绪都有点激动了,周安判断继续谈转让费,可能会更加刺激他,万一他情绪一激动,两人谈崩,后面再想谈,面子上就不好看了。

    还是晾一晾比较好,等那人冷静下来,对转让费的心理预期降下来之后,再谈可能会有不错的效果。

    当然,这一招也未必好用,可能会出现两种相反的结果。

    要么,那位消瘦青年绷不住,降低心理预期后,主动来找周安谈店面转让的事,那样的话,主动权就掌握在周安手里,转让费肯定能少不少。

    要么,消瘦青年绷得住,或者,他根本就没考虑降低心理预期的事,铁了心要两万的转让费,根本不主动来找周安进一步洽谈,那样的话,被动的人就变成周安了。

    真出现第二种情况的话,能给周安的选择便只剩下同意对方的条件,或者放弃对那个店面的念想,考虑考虑这条街上的其它店面。

    用这一招的时候,周安想要的自然是第一种结果。

    他打算先晾两天看看,两天时间,湿衣服都能晾干了,如果还晾不好那家伙,那他也没辙,只能退而求其次,物色其它店面。

    内心里,他最想要的肯定是笑笑瓦罐汤那个店面,那个店面很多做小买卖的,都嫌它太大,周安却觉得正好,店面太小,他施展不开。

    ……

    次日,周安如常出摊,进美食街入口,经过笑笑瓦罐汤门口的时候,看见消瘦青年指间夹着一支香烟,在门口徘徊。

    周安看见他的时候,他也看见周安。

    周安眼睛很毒,这大概是他的天赋吧,从小就善于观察别人的表情,在心里揣摩别人的情绪。

    看见他的第一眼,周安就从他眼中看见期待之色,还有点儿欲言又止的味道。

    当时周安心里就笑了,他知道情况在往第一种演变。

    这姓胡的消瘦青年快绷不住了。

    于是,周安脸上也露出笑容,主动打了个招呼,“胡哥,晚上好啊!”

    农村人很少这样打招呼,但重生前,周安在外走南闯北的打工多年,说话和打招呼的味道,已经变化很大。

    “好,晚上好!”

    消瘦青年勉强挤出一份笑容,有点不自然地回应着,周安当作没看见他眼里的期待,把车开到每天摆摊的地方,开始做准备工作,准备接客(^_-)。

    周安今晚的生意依然很好,准备工作还没做好,就有一个小姑娘来买五香螺蛳,跟着又有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来买小龙虾。

    周安、周剑在这边忙得笑容满面,笑笑瓦罐汤店里,却冷清的跟被水洗过似的,干干净净、冷冷清清,除了店主胡星宇,也就是那个那个消瘦青年,再无一人。

    胡星宇平时都坐在吧台后面发呆的,偶尔会百无聊赖地玩玩手机,可是今晚他屁股上就像长了刺似的,根本坐不住。

    总是忍不住走到门口这里,透过玻璃大门去看周安的摊位。

    心里很复杂!

    羡慕嫉妒恨各种情绪都有。

    周安那个小摊车的成本,根本不及他这个店面的一个零头,可是眼睁睁看着周安那边客似云来,排队的队伍越来越长,胡星宇心里复杂的滋味就别提了。

    他这里窗明几净,有整条美食街最宽敞的桌椅,还有空调冷气,可那些来美食街的食客就像被人下了降头似的,纷纷去买周安那小摊车上的东西,就是不进他的店门,他能有什么办法?

    他倒是恨不得出去把客人往店里拉,可他开的是瓦罐汤店,不是古代的青楼,他自己也不是青楼里的龟公,哪能当街拉人?

    又一次看了眼周安那边的生意,胡星宇叹息一声,回身往吧台那边走,“失意”两个字,仿佛写满他的背影。

    就在这时,玻璃门被人推开,胡星宇听见声音,表情一喜,回头一看,面露苦笑。

    因为……

    “老婆,你怎么来了?”

    原来是他媳妇抱着孩子来了。

    他媳妇就像没听见他问的话,一进门就问:“怎么样?那个想转咱们店面的人,你跟他谈好了吗?什么时候签协议给钱?”

    胡星宇苦笑低头,“老婆,人家刚来摆摊没多久,还没来找我谈呢,刚才他来的时候,倒是跟我点头打了招呼,但我看他样子,好像没准备再来找我谈了……”

    女人闻言,柳眉一皱,想了想,“那可能是你昨天报的转让费把人家吓着了,这样!你听我的,一会儿他如果还不来找你谈,你就去找他谈吧!

    面子什么的,先放一边!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五迷三道拎不清呢?

    你不知道咱家这店现在是多开一天就多亏一天的钱呀?我早就让你脱手转出去了,你非要拖着,结果怎么样?

    多拖了一个多月,又多亏好几千吧?你还打算拖下去吗?你钱多得烧得慌是不是?你女儿天天要喝奶粉,奶粉很贵的,你知不知道?”

    胡星宇:“……”

    老婆这番话,令他无言以对。

    不舍地看了看这店,吁了口气,点点头,无奈道:“行吧!等到9点,9点他要是还不来找我,我就去找他,这总行了吧?”

    女人这才稍展愁眉,走到旁边一张桌子那里一座,“这还差不多!”

    又斜他一眼,没好气道:“别杵着了,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就你这样还非要做生意?生意做你还差不多!快去给我端一罐黄豆猪手汤来,我多喝点儿,看能不能多点奶水给你女儿喝!”

    “哎、哎,好!你别急,我这就给你端!”

    胡星宇赶紧去端,不知道他家有狗没有,如果有的话,估计他在家里的地位还得排在狗后面。

    “噗……你这什么呀?这么酸你还卖?都馊了!”

    一口汤刚喝进嘴里,女人就一口喷出来,吓胡星宇一跳,不大相信,“真的假的?怎么可能会馊呢?我早上现煲的,昨天没卖出去的,我都倒了……”

    女人也不跟他废话,没好气地把汤勺递他面前,“你自己喝喝看!馊猪水似的!就你这样,还想挣钱呢?赶紧把这店脱手了!”

    胡星宇脸色难看地接过汤勺舀了一小勺放进嘴里,一放进嘴,他表情就变了,张口就把这口汤吐在旁边垃圾桶里。

    脸色变得很难看,也很疑惑。

    为什么一整天都没有断火的猪手汤会馊呢?

    开店之前,他跟培训的师父学的时候,那师父可是很肯定的说过,夏天的汤,只要不断火,始终保持着高温,汤里面就不可能滋生细菌,也就不可能会馊。

    但他今天早上煲的这猪手汤,却确确实实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