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都市小说 > 逆流2004 > 第92章 表哥“野狗”
    吃过早饭,周安先去的是跃马乡的田屋。

    跃马乡与三马乡毗邻,都隶属六谷市银马县,而田屋,就是周安母亲的娘家所在,他两个舅舅就住在那儿。

    大姨嫁在跃马乡的濮口桥,距离稍微远一些,所以周安先来二舅这里,稍后再去大姨那边。

    田屋村不大,四五十户人家,几乎家家都姓田,周安听母亲说过,田屋整个村祖上都是一家,可以说,田屋家家户户都是亲戚,也因此田屋的人心比较齐,不像周家村,人心早就散了。

    进村之前,周安在村口的小店里,买了四瓶酒、两条烟,还买了一包麦片、一瓶蜂蜜、一袋柿子饼,以及一条大西瓜。

    烟酒,他是买给两个舅舅的。

    麦片、蜂蜜、柿子饼则是买给外婆,西瓜买过去给大家一起吃。

    对母亲这边的亲戚,周安向来没什么意见,小时候外婆对他很好,两个舅舅对他也不错,大舅妈泼辣了一点,但心眼也不算坏,二舅妈就更和蔼了。

    大姨和姨父也不错。

    周安曾经想过,为什么父亲这边的兄弟,包括他父亲脾气都不好?而母亲那边的兄弟姐妹脾气都不错?

    这个问题曾经困扰他很久,后来才大概想明白,也许是因为父亲这边,他爷爷、奶奶去世的早吧!父亲一个人养着两个兄弟,和他现在差不多年纪就承担起养家的重担,所以脾气越来越差,而父亲的两个兄弟,因为平日没人管教,可能也受到他父亲的一些影响,脾气因此也都比较冲。

    而外婆是个好脾气的,母亲说外婆一辈子没跟人红过脸,也从来没听她骂过人,大概是外婆的影响吧,母亲的几个兄弟姐妹脾气都还好。

    自己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田屋的?

    周安记不清了,重生前,外婆也早就过世,重生后,他还是第一次来。

    想到一会儿就能见到外婆,周安嘴角就不禁上扬,心里也有些惭愧,因为他曾经跟前妻说:“等我们生了孩子,我一定要带着你和孩子去看看我外婆,给她多烧点纸钱!让她老人家泉下有知,知道我这个外孙给她添灰孙了!”

    灰孙,是本地对曾孙的叫法。

    可惜,直到前妻和他离婚,他们都没有一儿半女,也因此一直没有实现那个愿望。

    ……

    买好东西,周安骑车进村。

    田屋村风景优美,比周家村美多了。

    因为田屋村四面环水,村在湖中央,这湖叫映月湖,湖水不深,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田屋村的人在湖里种了莲藕,然后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一湖。

    从周安记事起,这映月湖里就全是莲藕了,像现在这个季节过来,满湖都是碧绿的莲叶和白色莲花,当然,还有不少莲蓬。

    高低不一的莲叶和莲花在微风吹拂下,荡起一层层波浪,别提多漂亮了。

    看着都觉得清凉。

    田屋村,就像湖心的一座小岛,一条百十米长的土埂将它与外界相连。

    进出村,都只有这一条路,好在这条路,在田屋村祖祖辈辈的努力下,还算宽敞,大概有两车道那么宽吧,反正周安骑车从上面经过,根本不用担心一不小心把车骑进湖里。

    土埂不高,比水面高一米左右。

    湖里全是莲藕,湖水夏天也很凉,周安从土埂上经过的时候,一阵阵微风把湖里的水汽吹到他身上,感觉就像进了空调间一样舒爽。

    还没正式进村,周安远远就看见一群大小不一的孩子在土埂前面玩得开心。

    大的……孩子,大约十五六岁,全身只穿一条大裤衩,光着膀子光着脚,小的孩子,目测五六岁的样子,有男有女,当然,女的不可能光着膀子,周安已经看见几个穿裙子的。

    一群七八个聚在湖水边,伸长着脖子往莲叶里面望着,不时有人开心地大呼小叫。

    “这些家伙在搞什么飞机呢?”

    周安笑着嘀咕。

    电瓶车速度快,周安很快骑到这些人身后,有几个好奇的回头打量他,其中一个小女孩眼睛一亮,喊:“周安?你怎么来了?”

    没等周安回应,她马上回头对湖水里喊:“狗哥!狗哥!周安来了,你弟弟来了!”

    那小女孩大概十一二岁,女生发育的早,小姑娘虽然还是飞机场,但已经比周安矮不了多少,小模样挺甜,明眸皓齿,一头及腰的长发。

    周安怔了怔,才记起她的名字——田悦,住在二舅家对门,小时候他每次来外婆这里玩,这小姑娘都跟在他和他表哥后面,对了,那时候她还常常挂着一条清亮的鼻涕,不时呼噜一声吸进鼻子。

    还曾经一起玩过过家家,她还扮演过他的小媳妇。

    当时他还挺不乐意的,嫌她丑。

    当年在他的朴素的审美里,经常挂着鼻涕的她,就属于丑的一类。

    他那时候还小,那里懂什么女大十八变?

    长大之后,再见到她的时候,已经妥妥的长腿苗条美女一枚,但那时候他后悔已经晚了,这姑娘结婚比较早,周安还在纠结要不要趁过年给舅舅们拜年的时候,勾搭她一下,真正见到的时候,她肚子都大了。

    当然,这些都是往事了,周安动过心,却没投入过感情,往事如烟,早已消散,再见面,看见还没长成的她,他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毕竟他的心理年龄早就熟透了,而她现在还只十一二岁,毛都没长齐。

    “是小悦啊?我表哥在水里?”

    周安笑着停车打招呼,话音未落,湖水里,一只古铜色的粗壮手臂拨开几根莲茎,露出一张轮廓分明的黑脸来,看见周安,此人眼睛一亮,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

    “小安?嘿,你怎么来了?中午到我家吃饭!你真有口福,我今天弄了不少螃蟹,还有嫩藕!一会儿我再拿网给你搞一些仓条!”

    仓条,是本地一种小鱼,夏天的时候特别多,常常成群在水面上出现,瘦瘦长长,长得跟四季豆似的。

    说话间,他面前的水面忽然浮上来长长一条白生生的嫩藕,最少有五六节。

    周安一见,也咧嘴笑了。

    因为这一招他也会,人站在水里,只凭一只脚就从水底挖出藕来,大功告成的时候,本应在淤泥里的莲藕,就会因为浮力自动浮上水面。

    又好玩又有的吃,难怪这么多小孩子都聚在这里。

    此人就是他二表哥,二舅的独生子,绰号野狗,大名田律,小时候因为总喜欢像野狗一样抢同龄人的东西吃,而荣获“野狗”的匪号。

    论胆大包天,周安这辈子除了这位二表哥,再没见过更胆大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