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都市小说 > 逆流2004 > 第53章 准备就绪
    次日,太阳照常升起。

    很多人看见东边天际那颗红通通的大太阳,就预料今天会很炎热,随着时间推移,太阳越升越高,天气越来越热,一点点验证着这些人的预测。

    知了可以藏在树叶下面,偶尔骚里骚气地鸣叫几声;鱼儿可以游去水深的地方,那里凉快,干啥都不会出汗;狗也可以找一块阴凉的地方,四脚朝天,或者伸长舌头,总之可以避暑。

    但周安却不能!

    他今天一早起来就很忙,昨晚深夜回来之后,他用纸笔列了一张单子,上面罗列了他今天必须要干的事,是必须!

    除非他今晚不想小龙虾生意初开张。

    那张单子上面列了长长一串,稍微磨蹭一点,他今天晚上出摊之前,肯定干不完。

    首先是采购!

    今天他有很多东西都需要去县城采购,其中最重要的东西,当然是小龙虾!不去采购一些小龙虾回来,晚上卖什么?

    他又没有魔法,难道还能凭空变一些龙虾出来?

    还有洗龙虾需要用的大框;炸龙虾需要用的豆油;炸完龙虾后,用来装热油的不锈钢桶;以及卖龙虾时需要用到的打包盒,以及打包袋。

    小龙虾不同于螺蛳,这次不能再用蚌壳凑合了。

    因为一份小龙虾份量比较多,也因为烧好的小龙虾汤汁也比较多,汤汁能浸泡到小龙虾才好吃。

    光这些东西,就够周安的电瓶车跑一趟了。

    今天是他的小龙虾第一天开张,份量可以少一点,但怎么也要弄个二十斤左右吧?

    二十斤鲜活的小龙虾拿回来,择洗干净后,估计最多能剩个十五斤就不错了。

    因为周安打算卖的小龙虾,是准备把每一只龙虾脑袋上的大壳摘掉的,那个壳比较重,相对于一只小龙虾来说。

    这还没完,择洗干净的小龙虾还得下油锅高温油炸,炸过之后,重量肯定还得缩水。

    最后,油炸好的小龙虾,他能剩下十一二斤,就可以偷笑了。

    这么一算,周安眉头就皱了皱,因为他觉得今晚只准备十一二斤的话,太少了!

    如果没人买也就罢了,万一买的人比较多,把大黑鱼那边的生意抢过来不少,可他手边如果只有十一二斤小龙虾,便只能卖十一二份而已。

    卖完了怎么办?

    其他的客人不是还得去大黑鱼那里买?

    这样的话,他辛辛苦苦忙活一场,对大黑鱼的小龙虾生意根本就没多大影响,意义呢?折腾这么辛苦为什么?

    就为了多挣十几份小龙虾的钱?这是自己的初衷吗?

    周安决定加量!二十斤不够,就买四十斤,如果还不够的话,明天再增加!

    ……

    这天下午,对周太清一家来说,时间过得是漫长且煎熬的。

    因为从下午开始,隔壁他大哥家厨房就不断有各种诱人的香气飘散过来,先是油炸小龙虾的香气,然后是各种香料混杂在一起的香气,再之后,香气的种类虽然没有变换,但之前那些香气却一直源源不绝地往他家里飘。

    “爸!咱们真的不去大伯家了吗?这也太香了,我想去吃点小龙虾……”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周阳终于坐不住了,从书房里出来,咽着口水跟周太清请示。

    前几天,从周剑回来以后,周太清就不再允许孙蓉和周阳去隔壁周安家。

    他不想再跟那些人搅和在一起,尤其是他大哥已经承诺周剑不需要他养之后,周太清就更加打定这个主意。

    隔壁的事不去管,特别是有关周剑的事,一句都不要问,周太清期望以这样的方式,来让自己置身事外。

    让他大哥、大嫂他们没机会,更没借口,来让他参与抚养周剑。

    此时听到周阳这没出息的话,周太清立时怒了。

    “吃!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还想吃小龙虾?茅坑里有屎,你怎么不去吃呢?啊?滚进你的书房!老子前几天跟你说的话,你当耳旁风听了?吃完小龙虾,让周剑跟你回来跟你住一起,你愿不愿意?啊?愿不愿意?”

    一番痛骂,把周阳骂的狗血淋头地低着脑袋,无语地转身回自己的书房。

    “咕噜……”

    什么声音?

    周阳脚步一顿,眉头一皱,这声音刚刚是从他身后传来的,所以应该是他爸发出的,怎么这么像咽口水的声音呢?

    “还不赶紧滚进去?磨蹭什么呢?”

    周太清没好气的喝斥声从身后传来。

    周阳按下心间的疑惑,撇撇嘴,继续往书房走。

    刚走两步……

    “咕噜……”

    身后又传来这样的声音,这次周阳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肯定是咽口水的声音,是他爸发出来的。

    “爸!你也想吃!”

    周阳惊喜转身叫嚷,从这一点上来看,从小娇生惯养的周阳城府很浅,心里的想法全表现在脸上,想说的话,也没办法忍着不说。

    “啪!”

    一只茶杯飞来,砸中周阳额头,哗啦一声,茶杯摔在地上,粉身碎骨。

    周太清气冲冲地霍然起身,戟指着周阳,喝道:“滚!老子叫你滚进你的书房,你啰嗦你麻痹!老子讲话对你没用了是吧?滚!!”

    周阳身子晃了晃,有点头晕,被茶杯砸的。

    赶紧捂着额头,在周太清的怒骂声中,委屈地紧抿着嘴,一扭身,快步走进书房,砰一声摔上书房门。

    他心里很委屈。

    ——我就想吃点小龙虾怎么了?又不是别人家做的,大伯家堂哥做的小龙虾,我想吃为什么不能吃?我去吃几只,小剑的抚养问题就落在咱们家头上了吗?这有半毛钱的因果联系吗?

    然并卵,周阳内心里的戏再足,在这个家里,他也拧不过周太清。

    因为他天生就是周太清儿子,天生就属于被管的那一个。

    胳膊怎拧得过大腿?

    ……

    傍晚,周安才终于煮好一份小龙虾,示意早就迫不及待的周剑试味,然后示意母亲也尝一尝。

    为何要等到傍晚,才煮好第一份试味?

    因为他刚将剥好的一斤多蒜子剁成蒜泥。

    要这么多蒜泥做什么?

    看看刚做好的那份小龙虾吧!暗褐色的汤汁将一只一只通红的小龙虾半浸在一只汤碗中,龙虾上面洒了不少蒜泥,还有一簇绿色的香菜叶。

    蒜泥和香菜叶,既是给这份小龙虾增香的,也是为它增色。

    作为一个积年老厨,周安向来要求自己做的菜,必须色香味形质,每一样都能拿的出手,否则会被同行笑话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