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都市小说 > 逆流2004 > 第784章 我要离婚(补昨天)
    周安家。

    二楼,周安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房间里只有他的呼吸声和空调运行的细微声响,门外有一阵不轻不重的脚步声从楼梯上来。

    窗外的朦胧月光洒在床头,似已睡着的周安无声无息地睁开双眼。

    门锁微响,房门被人拧开。

    床上,刚刚睁开双眼的周安又无声无息地闭上双眼。

    有意放轻的脚步声走进房间,走到他床边。

    “安子?”

    周太虎试着轻唤他一声。

    周安没有应声,也没有睁眼。

    “安子?”

    周太虎声音稍微提高一点,又唤他一声,周安还是没应声,也还是没睁眼。

    床边,周太虎轻吁了口气,自己嘀咕:“我就说不可能是你嘛,周家康那个混账,有机会老子再捶他,让他七扯八拉,胡说八道……哼。”

    嘀咕着,他弯腰伸手帮周安拉了拉腰间的空调被,就悄悄退出房间,出门的时候,关门的声音也很轻。

    “咔嚓”

    听见门锁锁上的声音,床上,周安双眼才又睁开。

    默然片刻,他抓过床头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快12点了,这个时间点,还没人来质问他,令他心里有点奇怪,出了这么大事,竟然没人来他家找他质问。

    只有他老爸上来轻轻喊了他两声,这令他很疑惑,心里也有点不踏实。

    他都已经做好被人质问的心理准备,为了不露破绽,他甚至到现在都还没给受伤的脚踝涂药酒,结果却没人来质问。

    皱着眉头从床上坐起身,他思索片刻,想不通其中的原因,就随手从床头柜里摸出一瓶药酒,给自己受伤的脚踝按摩。

    出了今晚这件事,他已经决定明天就和梁宇回市里,暂时不在老家逗留了。

    ……

    楼下。

    周太虎刚从楼梯下来,田桂芳就问:“儿子怎么说?是他干的吗?”

    周太虎摇头,笑答:“不是!他睡着了,我喊了两声,他都没醒,所以肯定不是他!你就放心吧!”

    田桂芳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笑容,“不是他就好!我就说安子不会做这种事,不是他就好!”

    周太虎往卧室走,边走边说:“过两天,老子找个由头,把周家康那老小子收拾一顿,真当老子老了,打不了人了?欺人太甚,那混账东西!”

    田桂芳皱眉,没好气道:“你给我省事啊!多大人了,还跟人打架?打赢了,钱倒霉,打输了,你人倒霉,打什么打?事情过去就算了,不许打啊!”

    周太虎回头拿眼横她,“老子咽不下这口气。”

    田桂芳瞪他,“咽不下也得咽!实在咽不下气,就去骂他一顿,反正不能动手!”

    ……

    秦梅杏的瓜棚小屋。

    秦梅杏沉着脸、皱眉坐在床沿上。

    她婆婆坐她旁边轻声安慰,公公站在门口,背对着屋里抽烟,脸色愁闷。

    她婆婆姓林,具体叫什么名字,村里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平时有人喊她“金宝妈”,也有人喊她“梅杏婆婆”,还有人喊她“林老太”。

    此时,林老太一手扶着秦梅杏后背,像安慰女儿似的,轻声细气地安慰:“梅杏啊!你消消气,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跟你爸都知道这件事肯定错不在你,你放心!我和你爸都没怪你,你要是真气不过,明天我就和你爸去周家康家,把他家的锅砸了,再不行,我喊你几个姐夫过来,让他们去打周家康那畜生一顿,你看行不行?”

    秦梅杏瞥她一眼,没出声。

    门口背对着屋里抽闷烟的公公——周太柱也没出声。

    林老太见秦梅杏没出声,叹了口气,继续安慰:“梅杏呀,要不然你自己说,怎么你才能出了心头这口气呢?你说要怎么搞,我跟你爸都听你的,你说这样好不好?啊?你可不能一直把气憋在心里呀,你要是气坏了身子,我和你爸怎么办?光耀怎么办?光耀可是你亲生的啊!”

    秦梅杏转脸看向她,终于开口,“妈,你说真的?真的都听我的?”

    她此时的神色是平静的,语气也平静。

    可就是这副平静的样子,却令林老太脸色微变,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下意识看了眼站在门口的老伴。

    见老伴没有回头,林老太勉强笑了笑,硬着头皮点头,“嗯,对!我们都听你的,你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秦梅杏:“妈!我要和金宝离婚!他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了,按理说,我早就能跟他离婚了,但这些年,我一直没离,今天出了这种事,我想去把离婚的手续办了,免得以后再有人说我偷人什么的,你们能同意我这么做吗?”

    “啊?”

    林老太呆住。

    一直背对屋里,站在门口抽闷烟的周太柱也缓缓回头,皱眉看着神色平静的秦梅杏。

    林老太最先反应过来,有点慌乱地抓着秦梅杏的手臂,劝道:“梅杏!梅杏呀,你怎么突然想离婚了呢?谁敢说你偷人?啊?谁敢说,我去撕了他(她)的嘴,你放心!你放心啊,绝对没人敢这么说你,真的!我保证村里没人敢这么说你,好好的,你提什么离婚呢?再说了,金宝那混账东西,现在都不晓得他在哪里,他不回来,你一个人离婚也离不了啊!你说是不是?啊?”

    秦梅杏微微摇头,“妈,村里人想怎么说,你还能管得住他们的嘴?就算他们当面不说,背后还不是想怎么说我,就怎么说?至于你儿子金宝他不回来……你放心!这些年早就有人跟我说过了,只要夫妻双方分居两年以上,不管你儿子回不回来,我都可以起诉离婚,妈,你儿子跑出去的时间,已经远远不止两年了吧?按照法律,不用他回来,我一个人就能把婚离了。”

    林老太张口结舌,她哪懂什么法律,在她一向的观念中,结婚、离婚都要双方到场才行,根本不知道原来一个人也能离婚。

    “这、这……你、梅杏!你、你真要离啊?那、那我和你爸怎么办?光、光耀又怎么办?这个家不能没有你呀……你要是走了,这个家不就完了吗?”

    结结巴巴地说完,林老太脸色越来越难看,忽然扭头对门口的老伴喝道:“老头子!快!快打电话给几个女儿!叫她们男人赶紧来一趟,让他们几个去把周家康那个混蛋狠狠收拾一顿,给我们家梅杏好好出一口气!快去打电话!”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