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武侠修真 > 星蒙修仙 > 第六百二十六章 我与妃嫣有旧
    寒月天姥拂袖而起,便欲转身离开,没有想到傅宇竟然是冲着曦妃嫣来,那绝无商量的余地,若是换作其它事情,即便有些为难,寒月天姥也不会如此毫不留情请人离开。?  八一中文 ≤.

    对于曦妃嫣,寒月天姥那是视如己出,痛爱有加,一直当为自己的传承和接班人,特别是曦妃嫣展现出来的天赋,让她相信,迟早有一天,曦妃嫣一定能突破那仙级,甚至于不比她晚多少。

    寒月天姥本人性格就无法无天,这些年修身养性,但是火爆的脾气还是没有改变多少,若不是傅宇的身份和身后势力让她有些顾忌,换作其他一般势力的人,哪怕就是宗主,早就被寒月天姥一掌劈出大殿。

    “天姥!慢走!请稍等。”傅宇焦急的道。

    好不容易进入渺云峰驻地,难道还是看不到曦妃嫣吗,傅宇心中焦急万分,立即站起身来,再也顾不上矜持,想将寒月天姥拦住。

    “你若再纠缠,莫怪我寒月天姥不给通达商号的面子。”

    见傅宇不仅没有识趣的离开,竟然敢阻拦自己,寒月天姥心中的怒火砰然暴,瞪着傅宇,那绝美的容颜一片冰冷,眼底有着月色在逐渐加深。

    若是了解寒月天姥的,便知道此时她已经处于爆的边缘,而且一旦怒火喷涌而出,定然是滔天烈焰,总有人会被这怒火淹没,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

    “天姥请听我说,在下确实与曦妃嫣有故,我和她一同来自墨阳大6!”

    当听到墨阳大6几个字,寒月天姥目光紧紧盯着傅宇,似乎略有松动,不过脸色仍旧极为阴沉。

    “以傅太上的身份,要查得妃嫣的来历应该没有什么难度吧?”

    如果仅仅只是知道墨阳大6,并不足以说明什么,所以寒月天姥并不完全相信傅宇的话,但却没有立即赶人走。

    “是!是!是!天姥听我慢慢道来,在下自然能拿出更多的证据。”

    “我倒要听听傅太上有什么说辞,若是傅太上拿不出其它证据,后果你先要明白,就请通达商号来替你收尸吧。”

    寒月天姥是何等人物,哪怕傅宇背后势力惊人,虽有顾忌,但同样无法阻止她的决定和意志。

    “我靠!这个老妖婆,果然是凶残暴虐、性格怪癖,动不动就要杀人,幸好我对曦妃嫣了解比她还深,嘿嘿,哪怕你机智如鬼,也想不到曦妃嫣和我的关系。”

    傅宇听到寒月天姥的威胁,也是心中一凛,对方果然是一个肆意横行、动辄要人性命,无法无天的强横人物,即便傅宇这样的身份,一旦触到她的逆鳞,同样不给好脸色,甚至是以性命威胁。

    “妃嫣来自墨阳大6神阳宗,从天雨州登天峰与我一道飞升,不过,我醒来时天姥已经将妃嫣带走。”

    “等等!似乎傅太上出生乃是一名散修,若是飞升修士,都是各个宗门争相夺取的对象,你进不了大宗门,普通宗门总可以进入吧,难道傅太上欺我不知?”

    寒月天姥目光中杀意涌现,惊天的气息猛然爆,强大的压力向傅宇碾压而来,她目光如毒蛇般盯着傅宇,似乎是一言不合便要将傅宇轰杀在此。

    “呵呵,说起这事,还与天姥不无关系,在下差点因此丧命飞升台。”傅宇苦笑道。

    “与我有关?傅太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天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你不必胡扯什么,如是仍旧是这些无法证实的无稽之谈,老身可要动手了!”

    “千真万确,当时我因为没有激活资质测试石,在我打听曦妃嫣时,一位飞升台驻守修士为了讨好你,想将我杀了,幸好我体魄强大,他一掌只将我轰成重伤,后面有修士劝阻,他用一枚传送符将我随机传送出去,所以我才流落成一名散修。”

    傅宇见寒月天姥已经是处于爆的边缘,连忙以极快的度将前因后果简单地道出。

    “你还知道妃嫣什么事?”

    寒月天姥听傅宇讲的话,神情有些意动,似乎有点相信傅宇的话。毕竟傅宇不可能一下子编出这么一个故事。再加上傅宇说因为她差点丢了性命,让得她的心情有了些变化。

    “天姥,我只说一件事,想必你一定会相信,妃嫣她有一枚玄阴灵珠,这是我与她一道历练时得到的。”

    “你竟然知道玄阴灵珠,看来妃嫣和你真有交际,虽然老身没有寻问她的过去,但玄阴灵珠却是知道的,这是一件无上至宝,对妃嫣的修炼作用极大,我以为这世上除了我之外没有第三人知道,没有想到又多了一人。”

    “天姥,我与妃嫣曾经历经无数艰险,生死相伴,为了追求心中的梦想,我们相互扶持,披荆斩棘才得以飞升到中央大6。分开这么多年,我无时无刻不再思念着她,我想妃嫣也同样记挂着我,还请天姥让我和妃嫣见上一面。”

    傅宇见寒月天姥狂猛的气息缓缓收敛,立即恳切的请求道。

    “也罢!若是不让你见一面,想必你也不会死心,妃嫣将来得知也不会原谅我这个当师傅的。但是我的话放在前面,毕竟这么多年了,大家经历和修为也大为不同,若是妃嫣不愿见你或是并不愿继续与你交往,那么还请傅太上不要纠缠不放,让妃嫣安心修炼。”

    玄黄大赛就要开始了,傅宇与曦妃嫣真有那么深厚的感情,想必自己也阻拦不住,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让两人见见。

    “这是当然,傅宇自当一切遵从天姥的意愿。”

    见寒月天姥松口,傅宇大喜过望,立即拍着胸脯道。曦妃嫣的性格他还不清楚吗,这妮子当初以为自己死在异度空间,三魂七魄丢了两魂,搞得魂不守舍,此时见到自己,不知该有多兴奋。

    傅宇不由充满了期待。

    “坐吧,我自会安排人通知妃嫣过来。”

    两人再次坐了回去,此时傅宇喝起茶来,那沁人心脾的极品灵茶也没有了滋味,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寒月天姥的话,眼光时不时瞟向大殿门口。

    “天姥让我去见客人?”

    在一处幽静的院落之中,曦妃嫣正专心致志的运转功法,片刻,她刚刚收功,立即便有侍候在旁的侍女上前传话。

    “是的,天姥亲自来的消息。”那俏丽的侍女恭敬的回道。

    “知道是什么人么?”

    曦妃嫣的眉头皱了起来,寒月天姥极少会让她去应酬,接待宗门客人一般都不会安排她去,不愿让她抛头露面,今天却怎么突然会安排人叫自己去。

    “好像是通达商号的傅太上。”那侍女应道。

    “哦,知道了,我马上就去。”

    曦妃嫣虽然心中疑惑,但也没有多想,一个太上,自然不是往日那些年轻的狂蜂浪蝶,可能是寒月天姥想让自己认识一下,毕竟对方是通达商号的太上,身份然,或许对自己以后有什么帮助。

    这般想着,曦妃嫣整理了一下,长长的玉颈扭了扭,便有白皙的光晕闪动,纤细修长的手指在额头轻轻往后一拂,将满头的乌随意地披在肩上。

    身形站起来,一身淡绿的罗裙,腰间微收,曼妙动人的曲线尽显无遗,有万种风情荡漾开来,曦妃嫣本就极为美丽,特别是修炼了九阴玄月功后,整个人更有一种清丽脱俗的出尘感,让她气质更加出众。

    曦妃嫣来得并不慢,但是大殿中的傅宇却似乎等了几个世纪。

    此际他心中有无数念头涌起,与曦妃嫣在一起的种种过往犹如闪电般在心中划过,曦妃嫣那令人刻骨铭心的容颜犹如片花般闪动,有笑着、有严肃、有专注、有忧郁、有快乐。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让得傅宇心潮澎湃,难以自持。

    傅宇的手握紧了,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他的脸上看似仍旧平静,却不时吞咽着,喉结剧烈上下运动,紧闭的嘴唇那弧线不断变形,出卖了他内心的紧张。

    妃嫣不知有没有变化,是胖了,还是瘦了,她听说我要来,会是什么神情,是笑着扑过来,还是激动的嚎啕大哭?这么多年,她是怎么过的?无数的疑问,无数的话语,傅宇很想很想向曦妃嫣倾诉。

    一会见到妃嫣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她有什么话要跟我讲,又有什么快乐和痛苦要与我分享?

    傅宇不断变换着坐姿,对寒月天姥的话答非所问。

    最后,寒月天姥干脆不再理会傅宇,自顾自滋润的喝起茶来。此时,寒月天姥心中已经完全相信傅宇的话,傅宇确实与妃嫣有莫大的关系。

    真是想不到,她曾经极为关注的傅宇竟然和妃嫣来自同一个低级位面,还有着如此亲密的关系,亏得她们渺云峰还羡慕通达商号,将傅宇率先抢到手。

    恐怕通达商号万万想不到,傅宇和我这徒儿的关系似乎非同一般呢。

    看着傅宇的神态,寒月天姥已经笃定,一旦曦妃嫣提些什么要求,傅宇定然满口答应,不仅不会反对,而且拼了性命也要办到。

    不过,如果妃嫣不愿意继续与傅宇交往,我寒月天姥也不会强迫妃嫣,没有傅宇的帮助,渺云峰一样屹立于中央大6的巅峰。

    当然,如是真如傅宇所言,妃嫣与她情投意合,我寒月天姥自然也会当仁不让,从傅宇身上交换些龙族珍宝,捞些好处,不能让通达商号把好处都全占了。

    寒月天姥心中打着注意,看着傅宇坐立不安的神态,心情突然变得极好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