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武侠修真 > 星蒙修仙 > 第五百四十六章 疯狂的追杀令
    “必须在这小子成长起来之前将他灭了!”

    塔信王看着傅宇离开的方向,心中在一阵惶恐之后,开始冷硬起来,既然是彼此没有调和的机会,那么就一做到底。Δ』㈧Δ㈠中文』Δ网 . 8⒈塔信王毕竟是威震一方的高手,瞬间便已是下了决心。

    “控制方圆万里的传送阵,不要让傅宇从传送阵逃离溆泊州。传我号令,全宗所有修士全力追杀傅宇。”

    塔信王冰冷的声音充满杀意。

    “停止宗内所有任务,直到斩杀傅宇为止,宗门任务只有一条,就是追杀傅宇。”

    “提供傅宇行踪之人,奖励贡献点一万,并根据时效性和可靠性,奖励功法、丹药、法宝,若是消息核实,直接擢升为核心弟子。”

    “任何人击杀傅宇,我便将手中的神光大乾诀奖励给他!”

    塔信王的语气不容置疑,一连串的命令出,也就意味着,殇乾宗是倾尽全宗之力围剿傅宇了。

    这一连串的命令直接将殇乾宗的修士震惊了,邢罗延更是张大了嘴,若是不知道傅宇的修为那还算了,可是邢罗延知道傅宇只不过是一个大乘修士而已。

    满以为自己对付傅宇就足够奢侈的了,没有想到塔信王做得更绝,直接取消宗内所有任务,不管愿不愿意参与,都只能加入追杀傅宇的行列。

    任何一道傅宇的消息,都能让一名修士瞬间暴富。一万贡献点,能换多少修炼资源啊,这还不算,若是消息可靠,竟然可以直接成为一名核心弟子。直接便能获得核心弟子的待遇,这完全是不可想象的。不说核心弟子身份高贵,而且功法、丹药,修炼场所不知高出普通弟子多少倍。

    万一斩杀了傅宇,恐怕立即身价倍增,名利双收。

    而那些宗门的高手,同样兴致勃勃,塔信王手中的神光大乾诀,对于他们绝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一时间,全宗震动,无数弟子、执事、长老破关而出,涌向溆泊州。

    一场庞大的追杀序幕就此拉开。

    当塔信王这些命令出,不说殇乾宗,就连溆泊州各大宗门都为之震动,无数修士猜测这个被殇乾宗追杀的傅宇究竟是什么角色,竟然引起塔信王如此决绝的追杀。

    “傅宇?什么地方来的?”

    “立即派人追查傅宇的信息,我倒要看看这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难道傅宇身上有着什么大秘密?”

    “溆泊州没有一个宗门出声,难道这人是一名散修,或者是从其他大州过来的?”

    无数关于傅宇的疑问在各大势力中不断出现。

    而潮升城,作为事的中心,无数的传信符亮起,有关傅宇的一切向四面八方传去。

    “这是怎么回事?傅宇消失了如此之久,竟然又出现在潮升城,为何会引得殇乾宗这样不惜一切代价的追杀。”

    通达商号中,谢惊寒眉头微皱,终于明白之前邢罗延送来一笔不小的财物,原来在潮升城中动手,就是为了围杀傅宇,可是没有想到殇乾宗竟然失败了。

    对于傅宇,谢惊寒应该是溆泊州最了解他的人了,曾经傅宇还是大乘中期之时,跟谢惊寒对轰一击,不落下风,而后面商号内的几位耆老让谢惊寒保护一下傅宇,没有想到竟然和高绝影一样将傅宇跟丢了。

    原以为这个人再不会出现,没有想到傅宇会再临潮升城,掀起这么大的风波。

    谢惊寒极为了解傅宇的底蕴,他知道傅宇一旦成长起来,绝对是一个实力令人惊惧的角色,看来塔信王也是明白了这一点,才不惜一切代价要将傅宇消灭在成长之前。

    “到底该如何处理这件事?”

    谢惊寒极为头疼,几位耆老离开已经好几个月,回不回来也未定,当初傅宇消失后,他们也没有做什么表示,通达商号虽然不惧怕殇乾宗,但是为了一个傅宇,到底值不值。

    更令谢惊寒为难的是,他不知道苏墨笛等人的意思,让他做这个主还真为难。

    “还是向苏老等人个信息吧。”

    谢惊寒将传信符出,但是却一点回音都没有,他心里明白几位耆老应该在极远之处,传信符的有效距离之外。

    “先将这里的情况上报给商号吧。”

    谢惊寒叹了口气,不再纠结傅宇这件事。

    遥远的东洋海域,数十名气息强大的修士掠过重重汪洋,终于踏足大6,这些修士正是参加交易会返程的高手。

    他们浮现在红林城的上空,一点波动都没有露出。

    “终于回来了,祁琰道友,再见。”

    “李寒道友,慢走!。”

    “苏道友,这次你们商号最满意,祝修为再进一步。”

    “张道友,一路保重,再见。”

    “封兄,下次再见。”

    “呵呵,老了,希望下次还能再见。”

    “...”

    道别声中,一道道身影在虚空中消失,踏上了回宗之路。数十道身影,竟然没有引起红林城中任何人的注意。

    “走吧,我们也回去了。”

    看着众人一个个消失,苏墨笛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正如那名道别的修士所言,这一次,通达商号收获是最大的。

    四人回想起交易的情形,至今他们都不敢相信,竟然每人获得一滴玄幽水。而他们不过仅仅因为和傅宇有那么一点交际,就得到如此丰厚的回报。

    要是傅宇出现,恐怕比之玄幽水更好的宝物人家也愿意拿出。

    “这次还真是要多谢傅宇。”

    厉狂心情极好,他跟随苏墨笛来,并没有太大的目的,不过是想参加一下这最高级的交易会,却得到想都没有想到的收获。

    这一切都来源于傅宇。

    “是啊,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结交傅宇,一定要将他和商号死死的绑在一起。”

    “就是,给他护法的权限,可随意调动商号的修士为其办事,商号中一切东西全部半价,而且有绝对的优先购买权。”

    “呵呵,你是想让他和我们一样,成为商号第五名护法?”

    “就怕他不同意啊。”

    “哈哈....”

    笑声中,苏墨笛、雍老、厉狂、钱老等人同样消失在红林城的上空,向着潮升城掠去。

    红林城与潮升城的距离极为遥远,靠着飞遁而行,即便以四人强大的实力,仍旧需要花费不短的时间。

    傅宇从潮升城中掠出,不敢再停留,直接向着东面一路驰骋,看来只有先躲避殇乾宗的锋芒,往东面去,进入东洋海,即可以躲避殇乾宗的追杀,也可以顺便搜寻一下龙族的消息。

    最关键的是寻一修炼之地,下次出来一定要修炼到道鼎!然而,突破道鼎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一般的地方根本满足不了傅宇疯狂的吸纳。

    “看来,要找到一条仙灵脉才行。”傅宇苦笑道。

    化作其他人说出这句话,定然会引起极大的嘲笑。仙灵脉是那么好寻找的吗?无数万年来,修真界一代代修士,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间现,仙灵脉几乎已经全被探查出来。

    在仙灵脉之地,也就形成了大小势力,成为宗门的驻地。

    到了现在,要想再现一条无主的仙灵脉,几乎没有可能。

    傅宇自然明白这种状况,不过他也没有将目标定在大6上,而是放在东洋海域。

    东洋海海,面积广阔无垠,不比修真界小。由于盘踞着各种强大的海兽,并没有什么宗门敢到这里建立据点,也不可能像大6一样被修士探查得彻彻底底。

    塔信王虽然当机立断,出全宗追杀令,可惜傅宇并未与他们周旋,直接是一路狂奔,转捡无人之处飞遁。

    即便偶尔遇到修士,也是直接绕行而过。傅宇强大的神识在这一刻挥了极大的优势,那些修士根本没有现他,傅宇便提前感应到。

    沿途傅宇从不进入坊市,孤独一个人,目标恒定的朝着东面飞行。累了躲在隐秘之处休息,一旦恢复便继续赶路。

    傅宇的谨慎还真让他安稳的逃出了极远之地,将殇乾宗的修士甩在后面,虽然传信符不断在溆泊州修士中传递,早就已经将傅宇的消息传遍整个溆泊州。

    但是,至今没有一名修士在溆泊州看到傅宇的影踪。

    似乎傅宇直接从溆泊州消失了一般。

    时间一晃就过去十多天,突然正在飞行的苏墨笛身躯一抖,差点一个踉跄从云端跌落!

    “塔信王你这是在自寻死路,殇乾宗马上就会在你的手中葬送!”

    还未等其余三人询问,苏墨笛已经面目狰狞的高呼道。

    “老苏!怎么回事?”

    雍老顿时觉得不妙,苏墨笛性格极为沉稳大气、处事波澜不惊,哪怕面临绝境也从未像今天这般失态!

    “谢惊寒来的信息,塔信王号令全宗追杀傅宇!你们应该也看得到其中的详情。”

    苏墨笛眼中的怒火犹如火山般熊熊燃烧起来,浩大的气息从身上散出来,方圆百里的空间都在这一刻不断抖动。

    “他这不仅仅是在给自己找灾祸,若是傅宇有个三长两短,修真界恐怕从此无宁日,一旦那位迁怒于修真界,恐怕要漂血万里。整个修真界不知有多少人丧命于那位的怒火之下。溆泊州定然会被直接摧毁,为傅宇殉葬。”

    雍老颤抖的声音传出,令得几人心脏剧烈的抽动。

    与此同时,溆泊州第一大势力,宸宵宗的耆老,也是这次溆泊州唯一一个有资格参加交易会的修士,杭中兴。

    杭中兴在这次交易会中换得一件宝物,让他极为满意,正意气风向着宗门飞遁。

    他是这批参加交易会修士中离宗门最近的一位,本来以为再有两个月便能回到宗门,凭借这件宝物参悟无上大道。

    陡然,他猛地止住身形,脸上露出惊骇欲绝之色!

    传信符中出现的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轰在他头上。看着那传信符中傅宇的影像,他的心都几乎要停止了跳动。

    这不是龙族寻找的人吗?

    殇乾宗全宗追杀傅宇!我的天,你这是要将溆泊州陷入生死存亡之中吗?

    雍老等人能明白这件事的恐怖后果,杭中兴自然也是知道,而且这种惊恐来得更剧烈,毕竟他的宗门就在溆泊州。

    “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塔信王,全宗出击,直接向殇乾宗起宗门大战。派出宗内太上长老追杀塔信王。”

    “通告溆泊州所有宗门,命令他们全力阻止殇乾宗对傅宇的追杀。”

    “信给排名第二的新阳宗,一起攻打殇乾宗。”

    “全力搜寻傅宇的下落,一定要知道傅宇的情况。”

    一道道命令从杭中兴的传信符疯狂的出,杭中兴口中喃喃的道:“傅宇啊,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他知道傅宇一旦身陨,溆泊州就彻底完了,倾巢之下,宸宵宗焉能存留。

    而类似的命令同样从苏墨笛等人手中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