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武侠修真 > 星蒙修仙 > 第三百八十七章 自荐疗毒
    像这样弱小的佣兵团,每天都有成立,每天都有消亡,一旦领出事,基本上就是作鸟兽散。八一★中文网√く★.★8 1 z★√.√CoM

    咸宁修为只是元婴大圆满,由于没有上好的心法和修炼场所,更是缺乏修炼资源,迟迟不能突破,本来以为遇到魏悍这样善待下属的修士,自己再坚持几年,积攒足够的灵石后,购买一门中等心法和辅助突破的灵药,或许就有突破大乘的希望。

    “啪!”

    真正咸宁心神不定之时,一道轻微的声音传来,顿时吓了他一跳。猛的将目光投向那声音传出之地,他的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起来。

    目光所及之处,一块玉简落在地上。

    他抬眼看去,阵法依然正常运转,毫无异状,这是怎么回事,一块玉简竟然能穿过阵法落入阵中!

    高人!遇到高人了!

    如果不是对阵法极为了解的高手,如何能够看到阵法的破绽之处,将一枚玉简送了进来。心念及此,咸宁心中一阵莫名的恐惧从心头升起。

    “这要是敌人的话....”

    咸宁不敢再想下去,强自压下心中那令人窒息的念头,他目光怔怔地看着那地上的玉简,半晌才回过神来。

    咸宁四下张望了一眼,四周来往巡逻的修士,并没有任何异况,一切正常。

    “莫不成这人并没有任何恶意?”

    咸宁不由自主走了过去,将那玉简拿在手中,他也是颇有些好奇,这玉简中究竟是什么?功法?消息,还是...

    当咸宁将神识投入玉简,刹那间,他的面色顿时一变,猛然抬起头,脸色通红,疾步向庄园深处掠去。

    此时,庄园一处大厅中,除了牛成忠、李立、王方敏和张志斌,还有十来名修士站立在两旁,大家看着担架上的魏悍,脸色都极为难看。

    只见魏悍面色灰败,半躺着,勉强抬起头,眼帘半睁,向周围看了一眼。

    “咳,咳...这次我怕是在劫难逃了,老牛,你马上组织大家,趁隆绪荃他们还没有打上门,将库房的东西分了,大家赶紧走吧。”

    “老大!不行,要走大家一起走!”

    “老大,你不会有事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老大,你好好养伤,隆绪荃来了,我和他们拼了!”

    “老大....”

    众人心神一震,全部面色苍白,眼中一片猩红,一些人已是泪花闪动。

    看着众人的神情,魏悍青灰的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面前这些都是肝胆相照的兄弟啊,好想和他们一起继续战斗,可惜自己这次中毒太重,怕是已经没有机会。

    下一刻,他的脸上露出决然之色,厉声喝道:“放屁!你们马上给我滚,越远越好,你们只要有一个留下来,我就死在你们面前,走!快走!”

    魏悍声嘶力竭,这一番话喝出,顿时一阵剧烈的咳嗽,一道黑色的腥臭的污血从其口中喷出。

    “老大...”牛成忠泪眼婆娑,李立双手紧握,牙关紧咬。

    众人脚下都是凝固不动,一言不,一脸悲痛的看着魏悍,那神情显然是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你...们!真要气是我啊!....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再起,王方敏轻轻啪着魏悍的后背,感受着魏悍体内紊乱的气息,鼻孔一阵酸。

    整个大厅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老大,老大!好消息,好消息!”

    正在这里一道急呼声打破了大厅的沉静,咸宁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一时间,无数双愤怒而锐利的眼神猛然盯在咸宁的身上。

    咸宁刚刚站住身形,立即就现不妙,众人的目光犹如一道道利箭向他刺来,其中的愤怒几乎要将他淹没。咸宁顿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这个蠢货,老大如今已经极为不妙了,你竟然在这里大呼小叫,给我滚出去!”牛成忠怒火冲天,双眼圆睁,压抑的愤怒犹如滔滔大火,举起手来就要向咸宁抽去。

    “有人传信说可以医治老大的毒!”

    咸宁高举着手中的玉简,以一种极快的度脱口而出。下一刻,众人眼神一顿,牛成忠挥到一半的右手也猛然定在咸宁面前。

    “你...你再说一遍?”

    王方敏霍然站起身,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无数双急切的目光紧紧将咸宁盯住,唯恐漏了一个字。

    “有人从阵外送进一枚玉简,说是能治疗老大的毒。”

    咸宁赶紧再次说了一遍,感受着众人目光的变化,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才这么一点时间,冷汗已经布满全身。

    虽然咸宁和大家都极为熟稔,平时关系极好,可是刚才众人目光中散出来的怒火,他相信如果没有一个令众人满意的原因,定然会被这群家伙痛扁一顿。

    咸宁迅将玉简递给王方敏,并将玉简的来历简单的讲了一遍。

    “大家怎么看?”

    王方敏将玉简中的内容看了一遍,面露惊喜之色,然后递给众人,待得众人都看后,这才开口问道。

    “会不会是隆绪荃派来的人?”张志斌迟疑的说。

    “这其中莫不是有诈,他们难道是想来探查消息?”

    “妈的,隆绪荃也太嚣张了!”

    “也不一定,说不定真的有人能治疗老大的毒。”

    “那怎么办?让不让这人进来?”

    ......

    众人顿时一阵议论,在这节骨眼上,有谁会知道魏悍中毒,除了这镇中之人,恐怕没有其他人,而对魏悍中毒在意的,也就只有隆绪荃那帮人了。

    突兀出现这么怪异的事,众人难免要怀疑。

    “咳...咳,把玉简拿给我看看。你们就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吗?”

    魏悍咳嗽着,他也是极为奇怪,这个时候竟然有人自动找上门来说给自己治疗,这究竟有何目的。

    “老大,这玉简给你!”

    魏悍接过玉简,将神识投入其中,片刻,他抬起头来,对着咸宁吩咐道:“去将那人请进来。”

    “是!”咸宁应了一声,赶紧掠出大厅,向院落外而去。

    “老大,这就让那人进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牛成忠有些不确定的道。

    “大家不要紧张,这人应该和隆绪荃没有任何关系。方敏,你平日多么聪慧,此时已然乱了方寸,连这都看不出来。”魏悍说完,便闭上了嘴,这几句话说出就够了。

    “对呀!是我糊涂了。”王方敏一啪大腿,叹道:“这玉简中说他能治疗倪姆毒蟾的毒。老大正是中了倪姆毒蟾的毒,这一点隆绪荃根本不可能知道。而且刚才咸宁说这玉简是在大阵运转后被人送进来的,能够有这样的手段,来人定然是一名阵法大师,隆绪荃手中哪里有这样的高手。如果有,还不带人破阵攻击直接得多,何必这般绕来弯去的。”

    “对!这么说来人确实是前来为老大治疗的了?”众人纷纷露出一丝惊喜。

    “只是不知这人有何目的。”王方敏有些担忧的道,修真界可能无缘无故就会至你于死地,但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只要他能治好老大的毒,管他什么目的。”张志斌在一旁道。

    “是啊,只要能治好老大的毒,要我干啥都行。”牛成忠也是有些期盼的道。

    “就是,就是!”

    随着王方敏一番话,众人心中顿时升起希望,虽然对这个毛遂自荐上门的人一无所知,但众人还是极为期待。

    傅宇静静的站在院落不远处,他相信只要里面的人得到消息,如论如何,他们都会让自己替魏悍疗毒的。正所谓急病乱投医,更何况自己已经讲得很明白,能治疗倪姆毒蟾之毒。

    只要不是愚蠢之辈,定然会相信自己。

    果然,没有过多少时间,那院落的阵法打开,一个四十来岁的修士匆匆走出,当刚刚走出阵法,便看到一名青衫修士器宇轩昂的站在面前不远处。

    来者自然就是咸宁,当他的目光落在傅宇面前时,面上不由一愣。

    “一个元婴中期修士?”

    咸宁疑惑的将目光向周围张望过去,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影,难不成投入玉简之人便是面前这年轻修士?

    这不可能啊,咸宁虽然也只是一名元婴修士,但多少有些见识。一个能看穿阵法间隙,又敢自荐疗伤的人,至少应该擅长阵法和丹药。以咸宁的想象,应该是一名道骨仙风,睿智博学的老者才对。

    “是你?”

    咸宁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刚一问出口他就后悔了,恐怕这不过是一个初到风口镇,路过此间的一个新人罢。哎,魏老大受伤中毒后,自己也变得心绪不宁了。

    “是我!”

    傅宇似笑非笑的看着咸宁,咸宁那患得患失、犹豫不决的样子,傅宇不问情由也知道魏悍的情况极为不妙了。

    “啊!”

    咸宁惊呼出声,旋即愣住,眼睛大睁,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年轻人真的就是自荐上门疗伤之人!

    “敢问道友大名?这边请!”

    咸宁终于反应过来,虽然对傅宇有些怀疑,但是心系魏老大的伤势,咸宁也不管真伪,愣了一下连忙将傅宇请进去。

    不管傅宇能不能治疗剧毒,有何目的,他一个元婴中期的修士能掀起多大的浪来。而去咸宁心中多少抱着一份侥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