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武侠修真 > 星蒙修仙 > 第三百七十章 异域气息
    傅宇感叹了一番,将遮掩山洞的禁制撤出,一躬身钻了出去。√八一中文★网 .

    此时,傅宇也不知道身处何处,他所处的地方应该是极为普通的一处,人迹罕至。伤势恢复,感受着这里的灵气,傅宇也是颇多感慨,就这里连修士足迹都不至的荒谷,其间的灵气都比之墨阳大6任何一个修炼圣地还要好。

    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这可是仙灵气啊!”

    元婴修士梦寐以求的仙灵玉中就含有这等灵气,想想墨阳大6中为了几块仙灵玉争得头破血流的仙灵玉,不就是为了吸收其中的仙灵气吗,这里却是随意的吸收,简直是无法比拟啊。”

    “还是先找人了解一下此间的形势再做打算吧。”傅宇打定主意,抬头看向天空,想确定一下方向。

    只见那天际和墨阳大6竟然有许多不同。此时正是夜间,天空没有月亮,却是有无数颗拳头大小的星星闪烁在空中,宛若一颗颗小型月亮。将夜间照得如同墨阳大6十五的月亮那般。

    清辉的星光,洒在山谷中,给人一种极为静谧的感觉。

    傅宇面色一动,从呈天戒中拿出一本青色封面的书籍,打开一看,顿时眼神明亮起来。这书籍中的星图竟然和此间星空差不多。

    在墨阳大6时根本无法参悟这天河星图,原来墨阳大6天空中星辰位置跟书籍中根本对不上号,此时傅宇仰望星空,竟然看出一些端倪。

    “原来天河星图中的星图是在中央大6上描绘的。”

    傅宇将天河星图收起,这里并不是参悟天河星图的时机,略微沉吟一下,傅宇法力涌动,便欲向山谷外掠去。

    猛然却是感觉往日那如电似光的遁竟然极为缓慢,而且所耗法力比之以往消耗还多了一大截。

    这样飞掠,恐怕不出千里,就将傅宇的法力消耗一空。

    “难道只能在地上飞奔?这不是又回到凝脉期的样子了?”傅宇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堂堂一个元婴修士,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不断的尝试,遁地、遁木、施法,随着一通折腾,傅宇终于面色变得极为难看。在紫色星点的支持下,他现自己竟然隐隐受到这里的天地大势的排斥,一旦他施展法决,便觉得天地与他格格不入。

    这股排斥之力,让得他根本无法全面施展各种功法,这可是要命的节奏啊。

    此时,傅宇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剥夺了能力的普通人,那等威力恐怕连一个金丹修士都赶不上。

    “这是这么回事?”

    傅宇干脆坐在星光照耀的大地上,心中意念晶体不断闪动,无数念头在心头涌起。便有一个个因素被理出,瞬间这些原因又被否决,这等高的思索,让得傅宇周身竟然散出一道道奇异的能量。

    这能量在傅宇身后形成一道半圆的能量圈,不断闪烁着光芒,而那星空中无数的星力投入下来,一些微妙的星点竟然投入到那能量圈中。

    此时,如果有见识之人经过这里,定然会大吃一惊,傅宇身后形成的半圆形能量圈,正是那智慧之光。

    智慧之光只有天地大能,穷尽天地,学究天人的绝世智者才会出现,一般都是那些寿命悠长,老古董般的人才可能在漫漫的人生历程中逐步积累,厚积薄才能有智慧之光加身。

    一旦拥有智慧之光,一个人对天地万物的理解那就是无比顺畅,一念百计出,瞬间看透万世,一念之间透彻万物。

    片刻,傅宇便面色难看的站了起来。他也是想明白了这天地排斥的缘由,顿时对那飞升台姓毛的修士更是愤怒。

    正是由于这人,才让得傅宇没有在涤尘池中将那天地排斥的力量祛除,让得他空有一身元婴期的法力,无法施展出强大的功法。

    心念一动,傅宇没有催动法力,而是运转鸿蒙炼体诀,一拳轰出,顿时一阵轰鸣声响起,面前一颗大树瞬间被其狂猛的力道击倒。

    “还好,使用肉身之力没有受到限制。”右手握拳在空中狠狠一顿,傅宇低呼一声。

    看来这段时间只有使用肉身力量了,虽然对傅宇的实力影响巨大,但也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了,这种排斥之力。傅宇已经有了推测,大概要半个月时间就能消失。

    至于傅宇为何这么短时间就能适应,应该与自己修炼的天衍决有极大的原因,天衍决乃是天地衍化自行形成的心法,可以说比之任何人类创造的心法更加契合自然。本来以天衍决的心法,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天地大势的排斥。

    但傅宇毕竟是先修炼过青云决,沾染了不少墨阳大6的气息,自然会受到中央大6的影响。

    几天时间想来影响不大。

    弄清楚前因后果,傅宇踏着星光,一步步迈出山谷。

    第二天,阳光初升,在一条道路上,一个年轻人抗着一根巨棍正阔步向前急行。那矫健的身形,蜂腰虎背,远远看上去刚劲有力,仔细观察又有一些飘逸之感。

    身后,一头雪白的巨虎一步一趋地跟随。

    而那面目上,一双眼睛犹为吸引人,灿若星辰,深邃无比。俊朗的面容似乎有一些沧桑,不过那挺直的鼻梁下,并不黝黑的胡须让得他显得极为年轻,朝气蓬勃。

    这人正是傅宇,他从那无名山谷出来后,一路沿着溪流而行,终于现这条大道,此时道路上虽然没有行人,但傅宇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遇到中央大6的人。

    这也是他在这道路上一直行走的原因。

    只要找到人,就能打听中央大6的情况。傅宇对于中央大6只知道名称,什么都毫不知情,自然不能随意乱动,否则下场绝对不好过。

    在这样的道路上奔行,傅宇已经不知有多久没有这样行走过,自从修炼稍微有成,都是高来高去,不是御剑而行就是施展遁法飞行,那是个逍遥自在。

    这几天傅宇却是放弃了以前那种方式,他被天地大势排斥,不论施法还是遁走都极为费力,还不如依靠强横的身体直接奔行。

    这也让他多了一些难得的体验,失去那风驰电逝的飞行,一步步如同凡人般行走在大地上,有一种历经繁华,重回平常的感觉。他不急不缓的行走,内心竟然出奇的平和,没有初入此间的焦虑,也无失去掌控一切的迷茫。

    历经风雨,洗净铅华。或许未尝不是一种对天地万物重新审视的过程。

    曾经不曾细看的一草一木,未曾紧密接触的山川大地。那微颤颤,顶着露珠,刚从泥土中冒出的小草,就那么柔弱而倔强的生长在横亘大道边的巨石下。至于树林中跳跃高歌的小鸟,叶间潜伏的蝉虫,正酝酿着悠长的鸣声。所有这一切,只有在慢下来后才能看在眼中,落在心上。

    傅宇一路走,一路体味,并没有刻意感叹,也没有想体悟什么,如同一个路人,一个旅者,仅仅单纯的行走。

    或许,一道亮丽的风景前,他可以驻足,欣赏,赞叹,但不会停歇,永不停歇。

    “嗖!”

    一道剧烈的破空声直奔傅宇而来,打破了几日来的宁静。

    傅宇微一扭身,一只锋利的箭矢擦身而过,“咄”的一声射入路边一棵大树杆上,至没箭羽。傅宇抬眼看去,前面树上跃下两名赤膊大汉。

    “小子,是从那个垃圾位面偷渡来的?”

    一名面上有一刀疤的汉子喝道。这两人并不算强壮,一身修为不过金丹圆满,但目光却充满贪欲,看上傅宇犹如看到肥美的实物。

    “偷渡?”傅宇有些疑惑的道。

    “哈哈,看来这小子竟然什么都不知道。你身上的气息与这里格格不入,一定是从其它地域来的,任何修士飞升上来,都会在涤尘池中洗净身上的气息。看你的样子,就是经过其它途径来中央大6。”

    那刀疤大汉哈哈大笑道,右手在那一把巨弓的弓弦上一弹,看样子刚才那一箭就是这人所射。

    另一名身形略微壮实一些的大汉,听到刀疤大汉的话,也是冷冷的一笑:“哼,又是一个资质低下的家伙,肯定是被飞升台丢出来的。”

    刀疤大汉嚣张的叫嚣道:“小子,不管你是怎么混上来的,遇到我们自然是你倒霉。哈哈,看来你至少也是元婴修士,不过,修为再高也施展不出多少,对于你这种废物,就让我替天行道,免得浪费资源。”

    话毕,手握长弓的一端,呼的一下抽了过来。巨弓如鞭似刀,那弓弦上寒光闪闪,一股噬人的煞气爆涌而出。急而来的弓身,划起一道虚影,狠狠的击向傅宇。

    看来被这巨弓击杀的修士还不少,刀疤大汉欺傅宇不能调动法力,竟然以一个金丹圆满的修为就敢向他动手。

    傅宇面色一沉,这些修士竟然如此凶残,一见面就要将人往死里整。刚才一箭如果不是自己神识远一般修士,恐怕已经在他的偷袭下受创。甚至于一不小心惨死当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