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武侠修真 > 星蒙修仙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奥义
一个个青年俊杰将自己的修炼心得讲出,引得不少喝彩此起彼伏。

    其中也是交织着一些云州极为有名望的青年俊杰,使得气氛始终保持热烈的状态。

    这其中,长河门也有修士发表自己的看法,而傅宇认识的蓝志涛也是简单的讲述了自己的心得,这次他极为收敛,没有出风头,所说极为简洁平淡,显然有所顾忌,怕引得同门的嫉妒。

    这也让得许多认识蓝志涛的修士大是摇头,不过也极为理解他的景况,至少没有人出声喝倒彩。

    倒是剑驰门的一名修士讲到自己练剑的感受时,引得无数人的喝彩,此人对剑的理解达到了一种极高的境界,而其人却并不甚出名。显然是一个对剑成痴,不问世事的苦修之士。

    对于这人所讲的剑之意境,傅宇也是击节感叹,拍手叫好。细细品味其所讲的道理,傅宇对自己的剑道终于是有了清晰的认识,而将自己基于星灿剑法上创造的星火坠杀拿出来对应,更是发现粗糙不堪,不过是几种功法的大糅合。

    不是傅宇人不聪明,反而是极为敏捷,悟性极强。究其原因,还是傅宇底子太薄,见识太少,若不是傅宇机缘和运道令人羡慕,恐怕根本就走不到这一步,说不定能否筑基还未可。傅宇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创造出星火坠杀已经是世间难寻,成绩斐然。

    而这次云州聚会之人,都是各大宗门全力培养的绝世天才,所学所闻与傅宇根本就是不同日而语。

    从他们的经验介绍中,傅宇收获颇丰,极大的增张了见识,开阔了视野。也让他对大宗门的深厚底蕴暗自咂舌。

    终于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出场,正是仙道殿的楚戈。

    楚戈平日里并不见其有何健谈,不知他将讲些什么。傅宇也是含笑等待楚戈的讲述。

    “我今天想讲一点有关奥义的问题。”

    “奥义?”

    傅宇面上霍然一变,立即将身躯向前倾斜,眼中瞳孔张大,瞪向楚戈。没有想到楚戈居然介绍的内容是关于那神秘莫测的奥义。

    楚戈话音一落,无数修士面色一震,立即专注的看着楚戈,流露出灼热之色,静等其下文。

    楚戈一句话便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大殿中鸦雀无声,大家都极为热切的等待着楚戈的下文。

    在坐的修士那个不是精英,对于奥义的极端重要性当然心知肚明。听得楚戈要讲述奥义方面的内容,当然是极为震惊和期盼。

    便听到楚戈讲道:“诸位均知道奥义对于我等修士的重要性,而每一名修士对于奥义的理解各有不同,可以说奥义是只能意会而不可言传的玄奥之意。”

    “每一名修士根据自身对于各种属性的参悟,特别是晋级大境界时,对于天地间那种冥冥之意的感悟,在座各位都深有感受,可是那短暂的时间一过,再要让你将这种感觉讲述出来,无论怎样表达,总觉得与当初的感觉相差极大,甚至是截然不同风马牛不相及。”

    “根据修炼心法不同,有什么金之奥义、木之奥义、水之奥义、火之奥义、土之奥义,进而衍生出风云雷电,冰霜雪雨等奥义,但凡有一属性,就可能道出这种奥义。”

    “而对于功法,有大家最熟悉,也是极为强悍的剑之奥义、刀之奥义、枪之奥义…实在是有一种武器就有一种奥义的诞生。”

    “还有那传说中的空间奥义、时间奥义这些特殊的奥义。”

    “为何这修真界有如此之多的奥义?”

    楚戈一句问出,目光如电,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只要与他目光相及者,均是神色一凝。是啊,为何有这么多的奥义存在?我应该参悟哪一种奥义,是全部参悟,还是专精一项?或者选择几种参悟?

    一时间,众人无不陷入深深的思考。

    这可是关系自身修炼大计的事情,一旦选定必然勇猛精进,向着目标前进。但是一旦目标选错,自然是事倍功半,难以进益。

    众人沉思下去,整个大厅寂静一片,首次出现如此静默的情形。

    片刻,突然有修士“啊!”的大叫一声,旋即一口鲜血喷出,而见其脸上潮红一片,显然是心思激荡交错不已。

    这是因为刚才楚戈的话引动了其心中的思绪,无数杂念纷呈,竟是一下控制不住心中的焦虑与选择的惶恐。

    随着他这一声叫出,大家都是豁然惊醒,见到那位修士的样子,也是感同身受,这关系到自身修炼的大事实在是难以决断。

    “不知楚兄有何高见?我等该如何选择?”

    当即有人问出这最为关心的话,一时间所有修士的视线都投向楚戈,全部带着深深的疑问和征求之色。

    就连傅宇也同样满脸疑问看向楚戈,对于奥义傅宇也是一知半解,但却是深知奥义之强大。无论是修炼破空闪还是五行遁,都有一些关于奥义的模糊认识。理解越深,施法起来就更强大,毋庸置疑,奥义乃是修士将来必然面临的重要问题。

    “呵呵,其实难不在选择上。”楚戈笑了笑。

    一句话道出,众人更是疑惑,你刚才不是问我等该如何选择,此时话语一转,居然说是难不在选择。

    这里已有修士因此而引动心神喷血而出了,这还不难,那么真正难的不是让人只有绝望吗?

    “奥义,说其玄奥,就是因为它脱离了实际,超越了人的感知,摸不着看不见,却又实际存在。”

    “关于奥义的选择,我仙道殿有一句至理名言。”

    楚戈看了一眼众人渴求的眼神,缓缓开口道:“道法自然,遵循本心。”

    道法自然,遵循本心。

    众人默念这两句话,沉静了片刻,有的似恍然大悟,有的抓头挠腮,有的紧皱眉头,有的面露微笑,一时呈现出各色不同的表情。

    傅宇也是紧缩眉头,陷入深思。这短短的两句话,蕴意深刻,绝非只是针对奥义的选择这么简单。

    表面上是说你能感受到什么样的奥义,那么心中想选择什么就选择什么。似乎是说了,但实际上并未说出什么。如何遵循本心呢,这还不是又回到选择的怪圈吗?

    “至于对奥义的参悟,在下实在是太过浅薄,但有一句话与众位道友共勉。”在众人各具不同的感受下,楚戈的话继续传出。

    “感悟奥义,就是感悟冥冥中天地至理。天何以是天,地何以是地,天地衍化,万物归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溯源归宗,觅得那初始之一,则奥义通。”

    “对于奥义本人亦是一知半解,在此时讲出也不过是抛砖引玉,能引得大家思考,有所感悟已然就是本人的初衷。即便一无所获,以后机缘到了,若心有意念,能感悟到奥义之玄奥,也不枉我在此一番口舌。”

    道出这番话,楚戈结束了讲话。

    主办方在楚戈结束讲话后并没有立即安排下一名修士讲述。而是静待众人心中思考,想象,感悟和消化。

    直到半个时辰后,方才又有其他人上前讲述。

    一晃又是十多人陆续将自己的见解讲述出来,或是修炼的诀窍,或是对功法的理解,或是对灵力属性的分析,众人也没有藏拙,显然这些东西都是极为难得的经验,迎来一阵阵鼓掌声。

    其中,龙在天也上场介绍了其修炼的经验,偶尔透露一些不是秘辛的炼器法门,引得众人极为关注。

    而那浩然宗的搏长空终于出场了,再大家殷切的期望中,这位云州四绝之首终于开始讲述自己的修炼经验。从其神色看,最初与傅宇斗力失败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令傅宇没有想到的是,看似五大三粗,粗狂豪迈的搏长空,讲起修炼心得来居然滔滔不绝,旁征博引,引古论今,侃侃而谈,口才好得出乎傅宇的意料。

    而其介绍的修炼经验引得众人一阵阵欢呼、鼓掌,气氛极为热烈。令傅宇哭笑不得的是,这其间,搏长空时不时地看向傅宇,似乎是在向傅宇变相的宣战。

    搏长空如此倾尽全力的讲述,也是让得傅宇了解到不少的秘闻,更是对浩然宗的炼丹技法向往不已。

    在搏长空口中跳出的什么五气朝元决,龙云浸丹法,枯手三变等炼丹手法,令傅宇心花怒放,心痒不已。这些都是浩然宗无数年来总结出的炼丹精髓。

    搏长空引动一阵激烈的气氛后,逐渐临近交流心得的尾声,又是半个时辰后,所有的修士都已分享完毕,最后只剩下傅宇一人。

    傅宇如一颗骄阳横空而出,这两天完全将锦云城引爆,人气飙升,也是成为一名金丹中的热门人物。携着前两日前斩杀元婴的余威,昨晚又是突破金丹后期引发全城关注,一时风头无两,甚至超过云州四绝。

    主办方当然要把这颗新星安排在最后压轴。

    而众人对傅宇的了解极少,也让得傅宇显得极为神秘,不知这下来他会带个众人什么理念。

    此时,不用主办方开口,众人已是将目光投向傅宇,心中都在揣测此人能讲述些什么。当傅宇名声传出,他的来历自然是逐渐被人知晓,而蕲州的名字也为云州修士所熟知。

    作为一个修真落后之地的代表,他能否给众人带来耳目一新的观点或经验,众人均是满含期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