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武侠修真 > 星蒙修仙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镇杀
岳重也是心情舒畅,没有想到追击傅宇还能碰上白鳍虎鲨,对于追击傅宇,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他根本就没有在意,既然已经发现了他的踪迹,难道他还跑得出自己的手心。

    不是说岳重自傲,作为一个金丹中期的修士,他完全有这样的实力,有这样的自信,这是建立在与筑基修士绝对的实力差距上。

    以傅宇的遁速,岳重自忖,五百里之内必定可以追上他。

    此时,岳重心中也是有些加快了遁速,没有太在意灵力的消耗,为了早点追上傅宇,将其捉住,询问乔长老究竟是如何被他们暗害的。

    完成了这事以后,拿到白鳍虎鲨的脂肪,自己得抓紧找人将手中的灵药炼制成丹,提升修为才是重要的事。

    岳重不计灵力消耗,全力施展遁术,只见他身影不断闪烁,速度陡然间提升了一倍。

    仅仅一个时辰,岳重便飞出三百多里路。此时,傅宇已是出现在视野中,距离不过两里。

    而傅宇早就发现后面之人加快了追击的速度,可是自己为了保存灵力却不敢向岳重那样飞遁。否则,用不着岳重出手,自己就只有束手就擒了。

    不过,见后面只来了一人,傅宇也是把心一横,心中知道此时两人分开,就是自己拼命的最后机会。

    原本是想在深海中逃遁,如果遇上金丹级的妖兽,自己直接遁入大海地底,不说得渔翁之利,也能得到逃生的机会。没有想到先遇到一群白鳍虎鲨,提前将自己暴露,不过也好,这两名金丹想必留下一人捕杀白鳍虎鲨去了,给了自己拼命的机会。

    假装灵力不支,将遁术慢慢压下来,口中含服了几颗丹药。

    要想偷袭,只有装没有还手之力,灵力耗尽的样子。傅宇知道,这个机会只有一次,不成功下场便是死。

    岳重看见傅宇仓皇的模样,远远见其遁术不断下降,摇摇欲坠的样子。心中冷哼道:“跑了这么远,终于支撑不住了,我还以为你能再跑一两百里呢。看样子之前在鸥鹭岛被围攻,也是受创消耗不小。”

    岳重连续闪过几次,已然落在傅宇前面,转过身来,正欲喝止傅宇停下。

    哪知傅宇脸色苍白,身形仓皇,满脸绝望惊恐之色。似乎太过惊恐,就连身下的松昊剑落到海中都不知道,竟然连停下身体都忘了,没有任何防御,依旧摇摇摆摆的往前撞来。

    岳重看到傅宇的样子,不禁嗤之以鼻。

    “一个筑基后期修士,竟然如此不堪,举止失措到了这种程度。如果是我华朔宗修士,哪怕就是死了也要拼命一搏。”

    虽然傅宇跌跌撞撞的向岳重撞来,他倒是没有想到傅宇敢攻击他。

    以他的经验,筑基后期能被围攻受伤后,跑这么远,已经是奇迹了。就连他一路追来,也消耗了小半灵力,更何况傅宇这样年纪的修士。

    正当岳重准备施法将傅宇束缚住,抓住他的时候。岳重突然心头感到一阵激烈的不安。

    “难道,有金丹修士埋伏?”

    岳重第一个念头就是有埋伏,迅速往周围一扫,他并没有想到傅宇,也知道傅宇没有这个能力让他惊悸如斯。

    然而,除了傅宇,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就在岳重疑神疑鬼之间,一颗不起眼的珠子猛然从傅宇丹田飞出,犹如一道流星向岳重飞去,那速度快到极致,就连岳重都没有看清,身上也是被那珠子击中。

    镇天珠!

    下一刻,岳重的灵力护罩破碎,还没有待他做出反应,镇天珠猛然爆发出一股冲天的气息,排山倒海般汹涌而出。

    法宝!

    岳重只来得及在心中闪过一道念头,镇天珠已经击在他的身上。惊恐之色刚刚浮现在脸上,便凝固住。

    轰轰轰!

    一阵暴烈的巨响传遍四野。

    岳重瞬间被炸成数块,连一招都没有发出,便身死道消。岳重至死都没有想明白为何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身上有法宝,而且居然还能驱动攻击。

    这简直就是荒天下之大谬!

    筑基修士驱动法宝,应该是还没有使出便被吸干才对啊。

    不管岳重怎么不解,镇天珠可不跟他将道理,直接将他轰爆,死得不能再死。

    而傅宇也真是灵力耗尽,摇摇欲坠,这次却是真的。

    好在立即将口中丹药咽下去,不然,连取灵药的力气都没有了。

    此时,傅宇神识也是消耗巨大,头痛欲裂,浑身由于灵力被镇天珠抽干,也是犹如万蚁噬骨,浑身发软,锥心般的痛楚让他几近崩溃。

    勉强运转归灵决炼化丹药,略微恢复一丝灵力,将镇天珠收回,将岳重的碎尸上将储物袋拿起,落入海中收起松昊剑。

    施展土遁直接遁入地下。

    在地下不深之处弄出一栖身之处,也不管其它,大把大把的丹药往嘴里倒。

    也不知华朔宗另一名金丹修士什么时候赶到,当前是要迅速离开这里才行。不过这个状况,也只有先恢复灵力才行。

    强忍着痛苦,一边炼化丹药,一边吸收手中灵石的灵力。

    “快!快!”

    傅宇在心中焦急无比的道,一旦时间过去太多,另一名金丹赶来,自己可没有能力在祭出镇天珠了,结果当然是必死无疑。

    然而,这次实在是消耗太大,大半个时辰,仍然只恢复了一小半灵力。

    傅宇忐忑不安,心急如焚。

    似乎是感应到傅宇的心性,丹田中从不动的天启仙钰微微摆动了一下,散发出道道七彩光华,顿时傅宇浑身发出一阵舒畅的颤抖。全身的疼痛竟然全数消失,头颅也不再难受,思绪也清明起来。归元诀快速的运转起来,一道道灵力不断的投入体内。

    丹田中灵力以一种看得见的速度疯狂的上涨起来。

    不一会,傅宇豁然张开眼,站起身来,竟然完全恢复,而且浑身说不出的舒畅,肉身也是感到清爽无比,轻松了不少。

    也没有敢多想,此处多待一会就多一分危险。

    傅宇遁入大海,继续向深海逃去。

    傅宇已是打定主意,只要这次逃得出去,一定找一个隐秘之地,好好修炼一番,再做其它打算。一路逃遁,只管往外海逃,远离这片海域。

    这里,华朔宗一定会掘地三尺搜寻自己,还是早走为妙。

    就在傅宇离开一个时辰后,华朔宗太上杨友森出现在刚才战斗之处。这里气息凌乱,显然是经过一番大战,那种气息令他也是感觉有些心惊。

    忽然,他神色一变,一道灵力挥出,在大海中捞起一物。

    凝神一看,顿时脸色苍白,冷汗从背上一阵阵流下,顿时感到天崩地陷。手中之物正是岳重的头颅,在其脸上依然能看出惊恐和不解之意。

    两个半时辰前,还是笑语晏晏,轻松写意的岳重,以他的金丹中期的修为,这蕲州有谁能这样将他击杀。

    杨友森心中闪过一道可怕的念头,那就是傅宇身后有元婴修士,只有元婴修士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将金丹中期的岳重击杀。之前的乔太上怕也是和傅宇遭遇上遇害的。

    可是,什么时候,蕲州出现元婴修士了?

    杨友森又是疑惑又是惊恐,再也没有勇气追赶傅宇了。

    脸上阴沉了半天,杨友森决定先回宗门,将这事和宗门好好商议在做决定。

    要是傅宇知道杨友森会如此想,也不用那么着急逃跑了。

    这边杨友森还没有动身,华朔宗早就闹翻天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