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武侠修真 > 星蒙修仙 > 第十四章 外门大比-大比第一
又是一轮比赛开始,云晓月终于站了出来。

    在众人的瞩目之下,他长身而立,一个闪身落在擂台上,说不出的潇洒自如。引得看台上无数女声疯狂呼喊。

    只听云晓月淡淡的说道:“虽然傅宇的实力让人感到恐怖,但我还是要试上一试,来吧!傅宇,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强!”

    云晓月话音刚落,看台上便传来阵阵尖叫。

    “云师兄必胜!云师兄加油!”

    这云晓月在外门中果然人气极望。傅宇嘴角微微一裂,飞身上台。

    “请!”

    “请!”

    云晓月也是以枪法著称外门,只见他长枪一握,大喝一声:“翎启破决枪!”,带着浓烈的炙热,直奔傅宇而来。

    傅宇不敢怠慢,霖雨决在身前布置了一个水盾,拔剑在手,灵力一灌,霖雨决之秋雨萧瑟,长剑带着一股萧杀之气向云晓月击去。

    两招相碰,发出刺耳的轰鸣声,一阵涟漪荡出,连擂台的防护都阵阵抖动。擂台的防御可是筑基前辈构建的,保证外门弟子尽情施展而不破坏,两招相碰也使其不堪重负。

    云晓月知道傅宇的实力,一出手就是其最擅长的翎启破决枪。他知道,想要在傅宇面前保存实力,那只会败得更快,败得更惨!所以这一出手就是全力爆发,没有丝毫保留。

    对云晓月这一招,傅宇也是暗赞一声。

    云晓月这一击爆发的能量,比之蒋世怀回马枪三连击不遑多让,而且还带有火之烈焰,风之迅捷。翎启破决枪本身就是一门擅长攻伐的法决,傅宇霖雨决大成对上翎启破决枪小成都没有占到多少上风。

    “好!”

    傅宇大喝一声。

    霖雨决之夏雨暴杀!

    霖雨决不练至大成比较弱,许多弟子都不会选择这门法决。一旦练至大成,将会在水盾、水龙的基础上,有四大绝技:春雨沐花、夏雨暴杀、秋雨萧瑟、冬霜寒剑。

    春雨沐花以困敌,迷幻为主。

    夏雨暴杀集水之厚重,连绵不断的冲击,让敌人没有回旋的余地,以势压人。

    秋雨萧瑟无声无息,旨在快捷,于不经意间杀敌于无形。

    冬霜寒剑,凝聚寒气于水,一片片霜花汇成一把剑,攻如飞剑般灵活,关键时可一分为二,一分为三,化为无数,加之寒气逼人,让对手防不胜防。

    不过这四式傅宇也只是堪堪掌握,威力不大,否则一使出,外门弟子中谁还能抵挡。

    夏雨暴杀直冲云晓月而去,云晓月见来势汹汹,知道这夏雨暴杀不能躲闪,否则任由其攻势施展开来,连绵不断,将会使自己彻底落入下风。长枪往地上一插,双手急速打过几道法决,喝道:“杵山烈焰盾!”

    只见一个半透明的防御圈在云晓月周边升起,夏雨暴杀“嘭!嘭!嘭!”的击在防御圈上,只见防御圈不停的闪烁,将傅宇的攻击化解。

    傅宇见攻不破云晓月的防御,便收回灵力,运转风旋瞬步,拉开与云晓月的距离。

    云晓月化解了傅宇的攻击,灵力消耗不少,也没有立即展开攻击。

    两人紧盯对方,不停游走,对峙。

    傅宇虽然风旋瞬步小成,但云晓月也是修炼了凌云步,说起来凌云步比风旋瞬步还要高级些,不过云晓月也只练到了小成,优势倒不明显。

    两人都在寻找机会攻击对手。

    傅宇心中念头急转,云晓月攻有翎启破决枪,防有杵山烈焰盾,步法也是极其高深的凌云步。自己在防御和步法上都略逊于云晓月。

    要战胜云晓月只有正面战斗,以大成的霖雨决强攻,如果先攻击,云晓月有杵山烈焰盾,专心防守,一时半会也破不了他的防御。看样子只有引他主动进攻才有机会。

    傅宇放缓步法,减少消耗,同时慢慢将灵力灌注在流云剑,待云晓月攻击时立即给予反击。

    云晓月见傅宇步法变缓,知道傅宇的风旋瞬步比自己的凌云步差一些,以为傅宇在步法上跟不上了,顿时暗喜:“机会来了!”

    云晓月抓住傅宇一个破绽,凌云步急速施展,迅速拉近与傅宇的距离,长枪一抖,一招梨花十八打,枪尖幻化成十数个,向傅宇各个要害刺来。

    傅宇早有准备,一招冬霜寒剑,也不管云晓月这十八打中那个是幻影,那个是枪尖实体,分十八把寒剑正面向云晓月攻去。

    嚓!嚓!嚓!十七个枪头破灭,另外一把寒剑与枪头对上,岌岌可危,傅宇心念一转,击破虚幻枪头的十把寒剑向枪头档去,而另外七把寒剑,带着浓烈的寒气和杀意直奔云晓月各大要穴。

    云晓月大惊,没想到傅宇的攻击如此诡异,心头狂震,一边凌云步急速往后退,一边凝聚灵力灌注在紫金腰带中,虽然云晓月反应及时,六把寒剑被腰带升起的防御接下,还是有一把寒剑击中他的左臂。

    刺中云晓月后,这寒剑也破碎开来,强大的寒气顿时将云晓月左臂冻住,这只手臂暂时是无法用了。这对使枪的云晓月来说,对其实力影响极大,单手执枪,很多招式都无法使出全力,枪法中刺、挑、劈、档都要双手使用。

    云晓月施展凌云步,利用其防御强、机动性好的优势,采取游击战术,傅宇一时倒也找不到很好的办法。

    不过此时傅宇占据上风,也不着急,站在赛台中心,如果云晓月停下来,就上前攻击,一旦云晓月拉开距离游走,便停在中心慢慢恢复消耗的灵力。

    随着时间渐渐流逝,云晓月也知道这样下去最终自己耗尽灵力,不用傅宇动手就输了。云晓月牙一咬,从怀中摸出一张符篆,法决一打,化作一只火灵向傅宇打去。

    符篆只有制符师才能制作,模仿天地大道,按照各种法决的运转线路,在特制的符模上刻画,提前储备灵力于符模上,待要使用时以特殊的手法施展,不同的符篆有不同的法决。施展符篆所耗灵力极少,低修为的弟子还能利用符篆施放出超越自身修为的法术。

    傅宇见云晓月拿出符篆,眼角一跳,立即在周身又布下一层防御,一个旋步脱离赛台中心,只见那火灵飞向傅宇所立之处,“嘭!”的一声四散炸开,带着烈焰向四周喷涌,空气中传来滋滋的烧灼声。

    好在傅宇反应快,加之云晓月施展符篆也需一定时间,没有让符篆击中,不过爆裂的火焰还是将傅宇卷了进去。霖雨决形成的防御一层层被消弱,傅宇一边脱离爆炸中心,一边不停的在身上布下水盾,同时双手疯狂的打出法决,在头顶形成一片灵雨。

    拼尽全力,终将这符篆挡下,傅宇也是有些微怒。

    虽然比赛并不限制使用符篆,但是作为外门领袖般的高手,为了大比第一,不惜使用这种威力强悍的符篆,未免有些胜之不武。更重要的是,同门比试,这样的作为,很容易造成人员伤亡。

    傅宇眼神闪过一道凌厉的寒意。

    爆炸过去,云晓月见傅宇毫发无损,不由一阵气馁。自己使用符篆需要时间较长,不像那些有大量符篆实践的人,使用符篆到达瞬发的地步,自己身上还有一些,平时都舍不得用,哪能那样奢侈拿来练习。而且傅宇有了防备,恐怕也对他造不成多大的影响。

    再拖下去,傅宇迟早会找到机会将自己击败。云晓月还是相当有傲气的,与其被傅宇击败,不如自己大大方方的认输。

    长叹一声向傅宇拱手道:“傅师兄厉害,我输了!”

    傅宇不禁愕然,倒没有料到云晓月居然就这样认输了,自己正想不计损耗的将他痛扁一顿,那怕消耗巨大也在所不辞,只能眼睁睁看着云晓月下了擂台。

    “没有想到连云师兄都不是傅宇的对手!”

    “是呀,云师兄连符篆都使用了,也没有拿下这场比赛,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挑战他?”

    “我看除了丰师兄,其他人上去也不是傅宇的对手!”

    这一轮比赛结束,韩素桢挑战流泉再次冲进十强,默明元挑战丰长山失败,燕欢挑战江蓝卿不相上下,最后还是江蓝卿胜出。

    赵北枫挑战十六名,凭借其大成的金枪十八式轻易获胜。

    陆陆续续,弟子挑战机会也用完,到最后几轮排在前十的反而没有人挑战,倒是十到二十名的频繁被挑战,四十名到五十名的也争夺激烈。不少弟子为了冲击前二十和前五十真是拼尽了底牌,符篆、丹药、灵器不计成本的使出。

    流泉不敢再挑战前十,为了保进二十名只挑战了十二名。赵北枫也被挑战满三次,好在金枪十八式大成威力颇大,倒也轻松保住名次。

    丰长山见傅宇没有太大的消耗,再也没有挑战的欲望,只要进了前十进入内门是必然,没有必要为了第一争得头破血流。

    终于,外门弟子大比结束,傅宇、云晓月、丰长山、张畅、江蓝卿、沈流强、蒋世怀、默明元、燕欢、韩素桢获得了前十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